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接二连三
    四月四日,川东唐门。

     古旧的大门,门上悬着一块大匾,匾上两个金漆脱落的遒劲大字“唐门”。宽广的围墙,墙身斑驳,庄内虽屋舍连绵,可有不少惟余断壁残垣。偌大的庄园,显得有些凄清。谁能想象得到,三十年前,这里的主人跺一跺脚,整个江湖都会为之震颤。

     银丝似雪,面目慈祥的唐姥姥缓步走进大厅,大厅正中放着一张足有四丈长的雕花红木长方桌,桌旁稀稀落落的坐着七、八个面容庄肃的人。唐姥姥走到主位的红木椅坐定,转头问身旁一个相貌儒雅的老者道:“立峰长老,人都到齐了吗?”那老者道:“回姥姥,都到齐了。”

     唐姥姥点点头,肃然道:“后天,就是改变我们命运的一天!本次行动,由立峰长老带领,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陷朝天堡,诛杀方类聚!待攻陷了朝天堡,即刻南下,拿下神臂城!”

     一个三十余岁的紫衣汉子道:“姥姥,以我们的实力,虽说有楚湘盟高手来助,但不一定能一日内就可攻陷朝天堡。若神臂城和岳阳楼来援,我们岂非会腹背受敌?”

     唐姥姥正色道:“刺杀组唐毅组长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你们大家就应该这样,不明白就问。今天,召集大伙回来的原因,就是要告诉各位,清楚如今的局势,让各位对本次行动更有信心。”

     说到这里,浅啜一口茶,续道:“四月六日下午,我们将会同楚湘盟派来的高手,向朝天堡发动攻击;同时,金沙帮、竹海帮会联手攻击翠屏堡;忠山帮也会顺江而下,缠住神臂城。至于岳阳楼那边,就更不必担心,到时他们自顾尚且不及,怎有余力来援?”

     刺探组组长唐云问:“那几帮人数虽不少,但俱属乌合之众,如果他们不按行动计划行事,岂不坏事?”

     唐姥姥冷笑道:“量他们也不敢阳奉阴为!再者,事成之后,大家都有好处!敌人的主要实力在朝天堡,就我们唐门目前的实力,虽说高手的确少了些,可楚湘盟派来的人个个武功不凡,足以对付他们的硬手!”

     联络组组长唐辉道:“我就担心贞观老道在武当那边得到消息,伙同武当等派前来救援。”

     唐立峰插口道:“楚湘盟上官盟主说了,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顶多会是贞观老道来援。我们到时会安排人在半路上击杀他们!至于青城山那边不用担心,双修教也会在同时动手。”

     众组长听了一席话,齐都喜动于色。唐姥姥满意的点点头,道:“接下来,由立峰长老布置具体的行动方案。”

     唐立峰清了清嗓子,道:“具体的行动很简单。联络组和刺探组,外派的人员继续执行任务,余人归本长老调度。至于刺杀组,全部于明晚进驻朝天堡码头,男弟子在唐家沱的丐帮分舵集结,女弟子在东水门码头的青楼“柔情阁”集结。四月六日酉时初刻,朝天堡水火堂副堂主崔浩会临阵起义,丐帮朝天门分舵也会配合我们。你们配合楚湘盟那边派来的高手,同时发难,迅速控制住朝天堡外围。我会带着本部大队人马马上杀过来。清楚了吗?”

     唐辉、唐云、唐毅齐声道:“清楚了。”唐立峰道:“好。唐毅,你即刻带领行动组组员,去暗器房选暗器,要什么好的尽管挑。选好后即刻出发。”

     唐毅苦笑道:“还能有什么好的?顶多不过是些夺魂镖、穿心箭、断魂砂!我想要风卷残云砂、心花怒放针、惊天动地筒、天崩地裂弹。可有吗?”

     库藏房唐勋尴尬的笑了笑,道:“唐毅兄弟说笑了!你想要的那些,老哥我也只是年轻时才见过呢!”

     研制房唐明正色道:“这些年,方类聚将我们盯得太严,我们想要采买点原料都特别困难,更不敢一次性的大规模采买。只能化整为零的一点一点购进。加上我们财力匮乏,好多原料根本买不起。年前楚湘盟提供给我们的那笔钱财,我房本准备向江南霹雳堂采买一批火药、硫磺、硝等,用来造惊天动地筒和天崩地裂弹。可人家回复说,如今,这些制造火器的材料和生产的火器,全归官府所管辖,就连他们,都不得私自留存火器,民间更不得去私自购买。巧妇难为无米之粥啊!”说完,摊了摊手,长叹一口气。

     唐姥姥站起身来,厉声道:“唐门弟子,岂可怨天尤人?拿出你们的勇气来!四百年前,我们的祖先不过以竹镖起家,打得武林闻风丧胆,创立唐门。六十年前,我们祖先更是了不起,将我唐门发展成天下第一大帮,势力扩展到大江南北、塞上草原!三十年前,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杀了我们的前辈,夺了我们的财富!如今,为他们报仇雪恨的时机到了!那方类聚以为派几个人来开个酒馆,就能看住我们唐门?做梦!我铁血唐门,屹立江湖数百年,岂是那帮鼠辈所能压制得住!”

     ※※※

     自县衙回出来以后,乌木掌门与玉掌门又去了四季客栈,查问空净大师出事前的情形。刘掌柜道:“衙门里的人也来问过了。大师是在昨日酉时末刻,跟随着一个姓木的青年人出去的。”乌木问道:“那人现在在哪里?”刘掌柜道:“谁知道呢?我又不认识他。衙门的人也正在找他呢。”

     玉掌门插口道:“他们连人家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怎么找?”刘掌柜道:“有画像呢!说是根据那几个和尚描述所画。还给我看了,画得倒还象。他们说如果找到了嫌疑人,还要传我去衙门辨认。”

     二道让那掌柜的将那人的样貌特征描述了一番,只能得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白净青年,却想象不出他究竟长得是何模样。料想衙门提供的那画像,乃是请来画师,一边根据那几名和尚的描述描画,一边让他们辨别、修改而成。二道均没那本事,便都黯然离去。

     回到客栈后,乌木让枯木回武当带来了数十名弟子,四处去查找线索;各派门人也都出去查找。忙了半日,只能确认空净大师确实是在那个时间去了江畔,但凶杀现场又进不去,无从再查。至于那个姓木的青年人,却没人能找到一个疑似之人。众人一无所获,只得怏怏而回。

     乌木倒显得很镇定,对众人道:“别再忙乎了。查案这种事,官府比我们擅长。我们就在客栈安心的等着消息吧!”接着,吩咐掌柜的准备了几大桌饭菜。

     众人正用酒饭间,忽听客栈外有人问道:“请问小二哥,乌木掌门是否在此?”小二道:“在。正在大堂用餐呢!”

     一个蓝衣青年急匆匆走进来。乌木站起身来,看清来人,问道:“张启,什么事?”张启躬身道:“见过乌木掌门。”自怀中摸出一封黑漆封口的书信,交到乌木手中,道:“这是商楼主那边刚飞鸽传来的书信,让我亲自交给您。”乌木见那信封上有十万火急的标志,心头一颤,忙撕开信封,抽出信纸查看。

     信的内容很简单:“掌门师兄:昨日唐门忽然发难,朝天堡岌岌可危!若贞观掌门仍在均州,请速告知;若已启程,请速快马转交!弟啸天。”

     众人见乌木神情紧张得看着书信,齐都疑惑的望着他。乌木将信放到贞观面前,沉声道:“道兄请看!”

     贞观瞥了一眼,怔了一怔,喃喃道:“怎么可能!”忽然“啊”的一声跳起,向邻桌招手叫道:“凌霄!凌空!朝天堡出事了!我们快走!”其余几位掌门忙都埋首看了书信,惊异得面面相觑。

     断虹子与贞观最是交厚,起身叫道:“贞观兄!贫道同你们一起前去!”贞观拱手道:“不敢有劳道兄!我们应付得来!”

     断虹子生气道:“贞观兄不必推却,贫道去定了!”侧身对钟智灵、桑青虹吩咐道:“赶快去收拾行李!”

     贞观师徒三人匆匆收拾好行李,牵马等在客栈外。几位掌门都领着弟子出来相送。贞观拱手道:“这里之事,只能有劳众位费心了!请恕贫道师徒先行一步!”

     断虹子收拾好行李,来到桑青虹房中,见她尚呆呆得站立在房中,奇怪道:“虹儿,怎么在那傻站着,赶快收拾好,贞观掌门他们等着呢!”

     桑青虹踌躇不决的收拾了两下,忽然放下手中包袱,嗫嚅道:“舅舅,甥女……想留下来,就不去了……”断虹子奇怪道:“为什么?你是担心此行会很危险?”

     桑青虹轻声道:“甥女倒不是怕危险……只是…人家青城派自己的事,我们干么去掺和?”

     断虹子微愠道:“什么话!怎么叫掺和呢?我们道门同气连枝,自来都是互帮互助。”

     桑青虹似已下定决心,抬头道:“反正甥女不想去,要去您和师兄去吧!”

     断虹子怒道:“虹儿,照你的说法,人家武当和昆仑派自己的事,你又干么留下来掺和?别以为舅舅不知道你那心思!你是舍不得昆仑派的那个东方震!”

     捅破了窗户纸,桑青虹索性痛快:“是又怎么样?人家现在尚在危难之中,我们却要离去,这又称得上什么同道义气?”

     断虹子叹了一口气,口气温和下来:“我们呆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放心,有乌木掌门在,他们不会有事的。”

     桑青虹道:“可我还是不放心。”断虹子冷笑道:“别以为人家就已看上了你!即便他现在没在大牢,而且也对你有意,舅舅也不会同意的!”

     桑青虹羞怒道:“我的事不要你管!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这么巴结人家贞观掌门,不过是贪图那青城派在四川势大,想把甥女嫁给那沈凌霄!”

     断虹子大怒道:“放肆!……你把舅舅看成什么人了?……再说了,那沈凌霄有什么不好?我也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你要不是我甥女,又老大不小了,我才懒得操这个心呢!”

     桑青虹红着眼圈道:“我死也不去!更不会嫁他,要嫁你自己嫁吧!”

     断虹子气得发抖,顺手给了她一个嘴巴,将她打倒在地。桑青虹也不爬起来,坐在地上“呜呜”的哭泣着。

     断虹子一巴掌下去,心下也是懊悔,温言道:“你嫁不嫁那沈凌霄,舅舅也不勉强你。不过我要告诉你:那东方震外表谦和、内心刚傲;同你一个脾气。你们并不适合。”

     转首见钟智灵正尴尬的站在门口,叹了一口气,道:“智灵,你也留下吧。照顾好你师妹!早日回去。师傅办完事,就回崆峒山。”

     桑青虹抬首拭泪,看着断虹子走出门,青灰色的背影显得有些孤单,有些朦胧。

     ※※※

     下午申末时分,何县丞的带着十几个差衙回到衙门,匆匆洗了一把脸,便快步去了内堂向汤知县汇报。

     “杀空净大师者果然另有其人!”何县丞开门见山的道。

     “哦!”汤知县眼前一亮,“可已拿获?”何县丞摇头道:“没呢。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所为。从亭中及周围的所留下的脚印来看,能肯定的是乃两个人所为。我们比对了东方震和紫石二人的鞋子,发觉与那亭中的脚印不同,他二人并未曾去过那木亭。所以,空净大师并不是这二人所杀。”

     汤知县问:“找到那个姓木的家伙了吗?”何县丞道:“也没有。这家伙好象是凭空消失了。”

     汤知县道:“能找到凶手的线索吗?”何县丞道:“我们顺着那两个人的脚印查找,到了一处僻静的江湾后,就没了踪迹。我猜想他们是乘船逃逸的。”

     汤知县问道:“附近可有人目睹?”何县丞摇头道:“也没有。那里太僻静了,加之天色已晚,根本没人去那种地方游荡。”

     汤知县眉心打结:“那就是说,这只能是一个疑案了?”何县丞黯然道:“凶手也许早已逃出均州了。卑职实在想不出任何办法来破解此案。卑职推测,这应该是一个早已预谋好的血案,故意嫁祸给那二人。”

     汤知县叹了一口气,挥手道:“知道了。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正烦恼间,忽然门子来报:“大人,衙门外有个青衣人求见。”汤知县没好气的道:“不见。叫他走!”

     门子退了出去,不一会又急匆匆的跑进来,手里拿着一块黄澄澄的腰牌,递到汤知县面前:“大人,这是那个人让我交给您的。”

     汤知县接过腰牌看了一眼,忽然骇得跳起,一边快步跑出,一边整理衣冠,迎上那人见礼道:“下官不知百户大人亲临,死罪!死罪!”

     青衣人答礼道:“不知者不罪!走,到内堂说话。”

     汤知县疑惑的带着青衣人进了内堂,献茶毕,屏退左右,问道:“不知百户大人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青衣人道:“汤大人,下官此次前来,是想了解一下,昨日少林僧人被杀一案,可已查明?”

     汤知县遽然一惊,暗忖道:此案居然惊动了镇抚司!不知这张大人此行是何目的?且要小心应付。当下小心翼翼的道:“已在现场抓住了两名疑犯。但此案尚有颇多疑点,尚待进一步调查核实。”

     “哦?”那张大人有点吃惊,“不知有哪些疑点?”

     汤知县将疑点简要的说了,一边悄悄的观察着张大人的面色。张大人听完,点了点头,问道:“接下来,不知汤大人要如何处理此案?”

     汤知县苦笑道:“碰上这种疑案,下官也是一筹莫展。还请大人指点。”

     张大人摆手道:“你就告诉本官,准备如何处理此案,让本官参详参详。”

     汤知县正色道:“按律法,还是当继续关押住现场抓住的那两名疑犯,接着再继续调查。下官想在凶案附近再进一步查访,看是否尚能找到目击者。”

     张大人目光闪动,不置可否。汤知县心下一动,试探道:“大人,不知下官此意可妥?请大人定夺。”

     张大人道:“让本官再考虑考虑,再行答复。告辞了!”

     ※※※

     张大人小心翼翼的回到客栈,径直上了楼,敲门进了一间客房,走到青袍人身旁,道:“大人……”青袍人微怒道:“还这么称呼!不长记性!”

     张大人忙道:“是我错了!”青袍人道:“算了。说吧,情况怎么样?”

     张大人将在衙门中与汤知县对话的情形说了。青袍人静静的听着,目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在屋子里来回跺了几步,吩咐道:“这样,你去通知那汤知县:第一,不用再继续查下去了。第二,将武当派和昆仑派那两个人暂行放了。不过,不允许他们离开均州城,等案子结了才准离开。”

     待那张大人走后,青袍人喃喃自语:“倒真小瞧了这小小的均州衙门!不发现得早,再让那姓汤的乱搞下去,说不定真查到老子头上来了!”

     一个灰白头发、目光明亮的紫衣中年人推门而入,反手关上房门,问道:“出了什么意外?”

     青袍人笑道:“没什么,一点小麻烦。我们倒是低估了那汤知县,没想到他竟然查出这么多破绽了。”于是,将方才张大人所说的话告诉了那紫衣人。

     紫衣人叹道:“我们自以为计划周详,没想到竟有这么多破绽。”

     青袍人笑道:“不要紧,无伤大局。我已让人去吩咐他们别再查了,并放了那两个年轻人。”

     紫衣人吃惊道:“放了?这两个人武功不凡,何不就此除去?”

     青袍人冷笑道:“放心,自有来杀他们之人!”顿了一顿,道:“我的计划,本就不是要他们死到官府手里。”紫衣人看了他一眼,突然心下升起一股寒意。

     青袍人问道:“朝天堡已拿下了吗?”

     紫衣人道:“还没传来消息,不过问题不大。”

     青袍人道:“何时去岳阳楼?按计划该要动手了。”

     紫衣人道:“我准备今夜就离开这里,三日后对岳阳楼发动攻击。”

     青袍人点头道:“好。马到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