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坚堡陷落
    鲜红的火球逐渐自远山升起,周围的景致刹那间明朗清晰。

     这是一个在半坡上建造的巨大宅院,面江背岭,左右两侧是陡峭的江岸高崖。宅院的四周,俱用坚硬的条石垒就院墙,前后的院墙高达三丈,墙宽二尺有余,墙头俱用青砖砌成锯齿状的掩体。除大门上方有箭楼外,四角还各有一个箭楼。

     唐立峰斜倚在山道旁的一棵松树干上,仰头恨恨的看着箭楼上凝神戒备的弓箭手,又扫视了几遍趴在砖跺掩体间准备随时应战的敌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心下有些气馁:昨夜发起的六次强攻,折损了一百余名帮众,眼前这朝天堡却岿然不动。我的前辈们呀,当初您们干嘛修筑得这么坚固?这么难攻!

     余焕铁安安静静的抱臂坐在唐立峰身旁的山石上,虽一夜不曾合眼,看起来居然没有一丝疲态。旁边一名属下身背强弓,箭筒内已空空如也。这是一柄令朝天堡胆寒的强弓,箭矢所指,令人心胆俱丧,四十只箭矢,要了三十二名朝天堡弟子的命。

     “堡中大概还有多少敌人?”余焕铁看着唐立峰,问道。

     唐立峰道:“大概有四百余人。余大哥,可有了破敌良策?”其实他比余焕铁大了不下二十岁,却叫“余大哥”,显得有些谦卑。

     “良策我倒没有。”余焕铁摇摇头,“墙身太高,敌人又居高临下,一时着实难以攻下。”四十来名他带来的属下听他如此说,神色凝重,纷纷转头看着他。

     “看来得是持久战了!”唐立峰微喟道。

     “准确的说,是消耗战。”余焕铁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如今我们已将他们困住,想攻就攻,不想攻就退。他们得随时防范,不见得就比我们轻松。就这么耗着吧!”

     “大概要耗多久?”唐立峰显得有些着急,皱眉问道。

     “要不了几天!”余焕铁似乎很有信心,“等他们消耗得差不多了,也疲累不堪了,我们再带着大伙发起致命一击!”

     唐立峰烦忧的心情立时减了几分,展颜道:“好,全凭余大哥调度!”

     余焕铁站起身来,道:“大伙也都累了,先休息一个时辰。食物都发下去了吗?”

     唐立峰道:“这个问题,倒余大哥不必挂心,早发好了。”

     余焕铁点点头,道:“码头那边,还得小心防范,恐在外围的敌人集结过来,内外夹击我们。”

     唐立峰道:“这也早安排好了,唐云已带了一百余人驻扎在码头。不过,据我所知,他们在外围的人手也不多了,就七、八十人。”

     “主要是神臂城的人!”余焕铁说出自己真正的担心,“白羽武功不凡,手下那帮人也很是勇悍,忠山帮那帮人如何是对手?我就担心他们来驰援。”

     唐立峰沉吟了一下,道:“若他们真来了,唐云又顶不住的话,我们还可以马上增援。”

     方类聚也一夜不曾合眼。天亮时分,又带着殷天锦巡视了一遍箭楼、围墙等防御要塞,见雷风堂堂主卢凌初、山泽堂堂主宣永正身先士卒的带领着众属下小心防范,各处的人员分配和防御重点也布置得很妥当,心下稍安。当下朗声道:“各位兄弟辛苦了!请听我说:我们朝天堡院墙又高又厚,坚固异常。只要大伙不慌不乱,听从号令,我们有地利之优,敌人是打不进来的!本堡主已飞鸽传书神臂城,相信过不了多久,白城主就会带着兄弟们杀过来,两面夹击,一定能大败敌人!”

     众人被困在堡中,本有些惊恐和沮丧,如今听说尚有转败为胜的机会,精神一振。

     “何况,”方类聚逐一扫视着众人,饶有信心的道:“这里之事,相信府里何通判也早得到了消息,说不定马上就会整饬兵马,前来剿贼!”

     ※※※

     一连过了两日,既没见神臂城来援,亦没见何通判带着兵马前来剿贼,堡内众人越来越心慌起来。

     这两日,敌人又发起了十余次攻击,但却并不一味猛攻,一旦感觉攻不下就撤退,人员伤亡也不多。在唐门弟子的暗器和楚湘盟那批高手的弓箭交攻下,朝天堡倒又折损了上百人。

     方类聚焦急万分,度日如年。昨日神臂城白城主来信说,前日金沙帮和竹海帮也突然发难,联手夹击,一下午就拿下了翠屏堡,死了一百余名堡中兄弟不说,连堡主刘威也被杀,幸存了一百来名兄弟,逃到了神臂城。二帮接着顺江而下,联合忠山帮围住神臂城,既不攻打,也不撤退。虽说白羽并未将他们放在眼里,可至今还未来援,想来也被缠了个够戗。

     尤其是迟迟不见官府的人出现,令他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暗忖道:这么大的帮派血战,府里居然不闻不问,这意味着什么?当然是根本就不愿介入双方的争斗。这么看来,唐门的这次行动,不但联络了楚湘盟来支持,官府那边也早做好了工作。哎,我究竟哪里做得不好?居然连官府也厌弃我们朝天堡了!

     这日下午,方类聚站在箭楼上看了看堡外黑压压的敌人,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向身旁的殷天锦招手道:“跟我来!”说完,转身下了箭楼,向起居室走去。

     一个二十来岁的青衣白净少年正焦躁不安得在前厅来回跺步,见了方类聚到来,大喜道:“爹爹,孩儿也想去杀敌,可娘亲就是不同意。您跟娘亲说一声,让我去,好吗?”

     方类聚神色严峻的摆摆手,喝道:“不行!跟我进来!”

     殷天锦和方义跟在他身后进了内室,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美妇,神情愁苦的坐在靠窗的紫檀雕花木椅上,旁边侍立着一个十四、五岁的清丽少女,剪水双瞳中流露出焦急和恐慌之色。那少女见方类聚进来,心下立定,叫道:“爹爹!”

     方类聚点点头,并不答话,径直走到房右的墙壁前,墙上挂着一副黄公望的《九峰雪霁》,却不知是不是真迹。方类聚并不看画,伸手在画框下沿的墙壁一按,“轧轧”声中,那画缓缓向上移动,露出一个二尺来宽、三尺来高的暗门来。余下四人均不知墙上竟有如此机关,齐都惊讶的望过去。

     方类聚伸手入内摸索,取出一个小竹筒,刮去油封,倒出一个小纸团,小心翼翼的展开,看了一眼,递给殷天锦。殷天锦疑惑得望着方类聚,接过那皱巴巴的纸张。

     “这是到青城山的路线地图,”方类聚解释道:“画红圈那几个地方是我们的暗哨点,你们到了那里,只需对那里的主人做这个手势,”说着,右手比了一个剪刀状的手势,“并说‘四海漂泊客,风雨夜归人’,他们就知道你们是自己人,并会帮助你们的。”

     殷天锦诧异的看着方类聚:“这……师傅……您究竟是要我做什么?”方夫人他们也都围了过来,不解的看看方类聚,又看看殷天锦手中的地图。

     方类聚道:“别的不多说了,总之,现在朝天堡情况很危急,恐怕会守不住了,你们先走!此门通向东南面的‘平安客栈’,那里的吴掌柜也是自己人,他会为你们准备好马匹,并送你们一程。沿路若有需要,你们都可以去找地图上标识的那些暗哨点寻求帮助。天锦,你速去找六名武功强的兄弟来,保护夫人和义儿、茹儿先走!”

     殷天锦急急忙忙的出去,不一会儿,带着六名精神勃勃的弟子进来,见方夫人正双手紧紧得抓住方类聚的手,含泪劝说:“聚哥,要走一起走!”方类聚挣扎着推开她的手,大声道:“不行!你们先走,晚了就来不及了!”

     “既然守不住了,还坚守干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我们再找机会打回来!”方夫人红着双眼,凝视着方类聚大声道。

     方义、方茹也都上前抓住方类聚的手臂摇晃,连声劝他一起走。

     方类聚心乱如麻,咬咬牙,一狠心推开儿女的手,大声道:“不行!爹爹乃一堡之主,岂可舍下一众兄弟,独自逃生!”

     方义道:“那……不如让大伙都一起从这秘道撤走吧!”

     方类聚道:“不行,我们一旦弃守,敌人马上就会乘机攻进堡中。这地道这么小,怎能来得及一一撤走?……那样我们会全军覆没的!”

     方茹哽咽道:“可是……爹爹,敌人那么多,怎么抵挡得住?……到时您怎么办?”

     方类聚轻轻抚了抚女儿的秀发,伸手轻拭去她脸颊的泪痕,柔声道:“茹儿,别担心,爹爹应付得了!何况,你舅舅马上就会带人从神臂城杀过来。等打败了敌人,爹爹就来找你们!听话,跟你娘亲他们快走吧!”

     方茹泪流满面的猛摇头,泣道:“爹爹骗人……我不走!”

     方类聚不在理会女儿,转身对殷天锦喝道:“天锦,你走前面!”殷天锦深深的看了师傅一眼,一扭头,爬进了地道的黑暗中。

     方类聚硬将夫人和儿女一一推进地道。接着,那六名弟子也向方类聚拱手作别,相继进了地道。

     方类聚不舍的看了看黑漆漆的地道,轻吁一口气,按动机关按钮,关上了暗道门。这个逃生的暗道,他是不准备再用的了,因为担心众人逃跑时,被敌人跟着追击过来,有暴露家眷行踪的危险。他思忖了一会儿,提笔写了一封信,叫道:“娄方,进来!”

     一名三角脸的汉子应声步入。方类聚将信递给他,道:“速将此信发给侯少飞,务必让他亲自交给贞观掌门!”

     他没有在信中告诉贞观,朝天堡已为官府所弃,留给自己的路,除了拼死一战外,别无他途。他不能让贞观三人也卷进来,白搭上性命,所以恳请贞观去保护他的家眷,只要能保得他们平安,则自己也能含笑九泉了。

     他缓缓得自墙上取下长剑,面色阴沉的大踏步走出。

     ※※※

     傍晚时分,唐门在余焕铁和唐立峰的指挥下,向朝天堡发起了总攻。

     二、三十名力士,扛着一根巨大的擂木,在两侧百来名同伴的保护下,向着堡门猛冲过来。羽箭扑天盖地的射落下来,被擂木上空结成的藤条盾牌墙封住,立时,密密麻麻的羽箭布满盾牌。偶有羽箭穿过盾牌墙,下边立时传出凄厉的惨叫声。

     数百名唐门弟子蜂拥而前,袖箭、飞镖、弹丸等各种暗器也飞蝗般得迎向高墙上还击。一时间,双方的羽箭、暗器交织成一大片纵横交错的网,遮天蔽日,双方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余焕铁手持弓箭,领着十余名善射的属下,组成一支弓箭队,“咻!咻!咻!”连珠的破空声中,左、中、右三个箭楼的六十来名弓箭手,不多时已折损过半。

     “咚!”巨大的撞击声中,泥屑簌簌而落。唐兴亲自扛着擂木领头,大声叫道:“兄弟们,加把劲!撞开大门,立头等功!”“一、二、三”的大吼声中,“咚!”铁门震颤。“咚!咚!咚!”连续三次重撞,门闩终于经受不住,“啪”的折断,大门轰然洞开,堡外敌人潮水般涌入。

     两道沉重的铁栅轰然砸下,尘土飞扬中,数名唐门弟子血肉模糊。数十名朝天堡帮众组成一道厚厚的人墙,耀目的兵刃乱挥中,鲜血飞溅,转眼间倒下了十余名敌人。

     数倍于自己的敌人狂涌而进,人墙终于抵挡不住,被冲开一道大豁口。

     雷风堂堂主卢凌初亲率八十一名弟子,分成九组,每组九人,按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左辅、右弼九星布列。一旦敌人冲入阵中,每组的九人便按九星入中的顺序分别入中砍杀。

     冲在最前面的几十名唐门弟子并不懂得这九星阵法,但觉敌人时进时退,进退无方,一时眼花缭乱,宛如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之中,被敌人轮番绞杀。不多时,已有四十余人伤亡于剑下。

     山泽堂堂主宣永领着百余名弟子,冲入后续冲进的人群狂砍乱杀。一旦近身搏斗,唐门弟子的武功较弱,又来不及使用暗器,便都纷纷拔出兵刃迎敌,逐渐形成了两、三名唐门弟子迎战一名朝天堡弟子的场面。

     围墙和箭楼上防御的朝天堡弟子见敌人已相继涌入,再也无力阻止,纷纷跃回堡内大院加入混战。一时间,混战双方的惨呼声不绝于耳。

     唐立峰看了看身边的余焕铁,皱眉道:“如此局面,即使歼灭敌人,我方也势必会伤亡惨重!尤其是这个剑阵,当真厉害!”

     余焕铁冷笑道:“九星阵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去破它!”转头吩咐道:“贺护法,你将乱战中的尉迟兄弟、邱兄弟、阮兄弟等叫过来,十来人就够了,我们去破阵!”不多时,已毙敌三十余人的十二名楚湘盟高手来到余焕铁身旁。

     余焕铁道:“等会入阵,我带尉迟兄弟、阮兄弟、沙氏兄弟去击杀圈中心那九人,烦请贺护法带领其余兄弟阻住西南方入中的敌人。只要击杀了占中的人,补上的人又占不了中,阵型马上就会运行不畅,必然大乱。我们再趁乱格杀!”贺护法道:“好!”

     余焕铁“铿”的一声拔出长剑,紫光湛然,发出慑人的凌厉杀气,带着十三人恶虎般的扑入阵中。阵中正心慌意乱的唐门弟子见来了强援,精神大振,奋力搏杀。

     余焕铁带着四人迅速抢入圈心,几道紫色光幕划过,便已惨叫着倒下了四人。其余四人兵刃齐挥,一瞬间就将中圈的九名朝天堡弟子杀得干干静静。

     中圈一破,五人迅速散入四方,如狼入羊群,乱砍滥杀。贺护法也领着余下八人横冲直撞,眨眼间,三十来名帮众尸横就地。

     唐立峰见剑阵已破,指挥了百余名帮众左右冲击,立时将众人冲得七零八落。

     方类聚见余焕铁如此厉害,仗剑冲入阵中,一出手就是松风剑法的三记连环杀招。余焕铁冷笑道:“恭侯多时!”“铿铿铿”从容不迫的连挡了三剑。

     方类聚但觉手臂发麻,心中一凛。当下打起精神,一连攻出十余招快剑。余焕铁赞道:“好,够快!就是功力稍欠火候!”方类聚运起十二成功力,大喝道:“少猖狂!再接我一剑!”寒光一闪,猛刺向他咽喉。

     余焕铁暴喝一声,宝剑一撩,险些将方类聚长剑撩飞,顺势一剑刺出,“哧”的一声,方类聚衣袍破裂,左肩立时被鲜血染红。

     方类聚倒纵出三丈,大叫道:“众兄弟!随我突围!”卢凌初、宣永等忙向方类聚聚拢。余焕铁宝剑狂劈乱斩,挡在身前的朝天堡弟子纷纷倒下。

     唐立峰大叫道:“快阻住大门,方类聚要逃走啦!”立时,几十人涌向门口,结成一道人墙,刀丛剑网以待。

     方类聚却并不冲向大门,带着六、七十名属下疯虎似的冲向西南方向。这几十人全是堡中精英,这样狂冲,那一侧的敌人抵挡不住,周围的人也来不及补过来,立时被冲开一个豁口。

     方类聚领着众人飞快的翻上墙头,一批暗器和羽箭飞蝗般的射至,众人挥舞兵刃格挡。“啊啊”声中,几人受伤栽下墙头。方类聚顾不得救护受伤的兄弟,带着众人一跃下了高墙,趁着月色,向前飞奔。

     余焕铁带领着一批轻功较好的人追了出来,但地形没方类聚一行熟悉,一时倒追不上,落后了二十余丈,看着方类聚领着众人直冲入一个破旧大院,当下不及思索,紧紧追摄着跟了进去。

     刚进大门,但听阵阵嘈杂的马嘶声中,一群骏马旋风般的冲了过来。余焕铁大叫道:“快闪开!”一跃而起,上了屋顶。余人也大骇,纷纷跃开闪避。几人躲闪不及,凄厉的惨叫声中,被众马踏得血肉模糊。

     余焕铁惊魂稍定,凝目望去,但见方类聚一行已风驰电掣般的纵马狂奔,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