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逼人太甚
    沙氏兄弟、唐毅一行入林,很快就发现了阮心刚的尸体。但见他胸口鲜血汩汩,已然气绝,右手中还紧紧握着一把小斧头,斧头上殷红一片,显是临死前曾砍中过敌人。

     阮心刚和寇凌空都是硬骨头,虽一死一伤,但谁也没大声惨呼,所以刚才在庄前的邱陵、沙老二等都没听见。

     唐毅问道:“沙大哥、沙二哥,要不要告诉双尊和邱大哥他们?”

     沙老大道:“死都死了,不用了!况且,他们正在跟贞观老儿决战呢!走!我们赶快去追!杀了那两个该死的家伙,给阮兄弟报仇!”

     “看!一路的血迹!”沙老二指着前头,喜道:“肯定是受伤的那个家伙留下的!这样就好办了!顺着血迹追,看他们能躲到哪去!”

     众人齐都面露喜色,顺着班班驳驳的血迹追到半山腰,却忽然没有了血迹。

     “怎么没了?”沙老大搔了搔头,奇怪道。

     “应该是跑到这里后,将伤口包扎好了,所以没血迹了!”唐毅心里暗笑沙老大头脑简单,却没有露出嘲笑的神情,正色道。

     “对!有道理!”沙老大连连点头,“不过,没血迹了,倒难找了!”

     “只好看脚印了!”唐毅道,“这样,就会追得慢一点!”

     所幸前日才下过雨,泥土有些潮湿,容易留下脚印。一行人一边前行,一边仔细地观察着脚印。

     寻到昨夜方夫人等逃跑的那斜坡上,沙老大指着坡下不远处道:“看,那里有脚印,肯定是往这里跑了!”

     众人走近几步,果见有几个脚印,当下沿着脚印下了坡,到得小河边。

     “奇怪!看起来不止两个人的脚印!”唐毅喃喃道。

     “也许,还有他们的同伙吧!”一名唐门弟子道。

     “一定是!”沙老二接口,“刚才交战,我记得就没看见殷天锦和方类聚他老婆他们!”

     余人纷纷回想起来,但都奇怪他们怎么会悄悄地溜到这里来了。

     唐毅猜测道:“也许,庄里有秘道通到外边。”

     众人纷纷点头,于是唐毅派了唐虹回去报讯,余下五人沿着河畔那条脚印凌乱的小径,一直寻到了段家庄。

     唐毅走上石阶,轻轻扣了几下门。

     “呀”的一声,一个如风干了的橘子般的老人面孔在门后探了出来,逐一打量了五人一眼,狐疑地问道:“大清早的,请问你们找谁?”

     唐毅拱手道:“老人家,打扰了!我们不找谁,就是想向您老打听一件事:请问老人家,就在不久前,您可曾见过两个年轻的道人——有一个是受了伤的,经过贵庄?”

     老人摇头道:“没有!”

     唐毅道:“谢谢!打搅了!”

     老人关了门后,唐毅一行沿着庄外的竹林,四处搜寻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一名唐门弟子看着庄前的大道,说道:“组长,你说他们会不会是从这条大道逃走了?”

     “有这个可能!”唐毅点点头。

     “那还愣着做什么?我们快追呀!”沙老大急不可耐,忙忙地走上大道。

     “沙大哥,请等一下!”唐毅沉声道:“让我想一想……说不定,这家人收留了他们呢!……这样:唐春、唐启兄弟留在这里暗中监视着,我和沙大哥、沙二哥去!”

     沙氏兄弟和唐毅沿着大道一边奔跑,一边沿途打探,跑了一两里地后,都没有得到一丝消息。

     唐毅沮丧道:“哎,我们没马!别再追下去了!先回去报告邱大哥,让他定夺吧!”

     三人返回到段家庄,见唐春、唐启无精打采地坐在竹林中,唐毅问道:“怎么样?”

     唐春摇头道:“我们曾跃上墙头,将庄内的情形悄悄查看过了,应该是没在这里。”

     唐毅点点头,道:“走,回去吧!”

     邱陵说没见到方夫人及孩子的话音刚落,唐虹气喘吁吁地跑回来,禀报了情况。

     “妈的!原来真有地道!”邱陵气得猛捶了一下树干。

     地尊本要去追,邱陵怕庄里没高手出意外,便让他留下来照顾受伤的天尊,并安排了那几名未受伤的双修教弟子照顾受伤的同伴后,带领着五名唐门弟子忙忙地追了出去。

     邱陵见了阮心刚的尸体,面目狰狞,狠狠握紧双拳:“阮兄弟,你死得好惨!你放心,兄弟定会为你报仇的!”

     唐虹领着邱陵到了那斜坡处,指着坡下道:“他们就是从这里逃跑的!”

     邱陵往坡下走了几步查看,点了点头,又返回来,见上山也有人走过的痕迹,便沿着痕迹走了十余步,忽然蹲下身去,叫道:“看,这里有血迹!”

     余人忙跑过去,果见青草上洒了几点鲜血。唐虹蹙眉道:“怎么回事?”

     邱陵沉吟了一下,冷笑道:“我明白了!那两个青城余孽一定是往山上跑了!至于殷天锦、方贱人他们,肯定昨夜就跑了,走的就是坡下那条路!”

     “昨夜就跑了?”唐虹喟然道:“组长和沙大哥他们怎么追得上!”

     “暂时是追不上了!”邱陵沉吟,“以后再慢慢想办法吧!”

     “邱大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唐紫萱问道。

     “怎么办?”邱陵恨声道:“当然是先找到那两个青城余孽,为阮兄弟报仇!”

     ※※※

     沈凌霄背着寇凌空往山上发足狂奔,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口气沿山脊跑了几里地。大抵是朱家择地时,选择干龙绵长以求富贵悠长的缘故吧,这片山连绵不绝,竟似没有尽头。

     寇凌空疼得冷汗淋漓,不住口地叫:“师弟!快放下我!你背着我,怎么逃得了!”

     沈凌霄大汗淋漓,却不理会他,紧搂着他双腿不肯停步。

     寇凌空挣扎着欲下来,喘息道:“我右腿经脉已断!已是废了!快放我下来!”

     沈凌霄怒道:“别乱晃!你这样我好辛苦!……师兄,我不会丢下你的!”

     寇凌空没再挣扎,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师弟,你……这是何苦?这样,我们谁也逃不了!”

     “谁说的!”沈凌霄大声道:“他们追不上我们的!”

     话虽如此,其实他已累得头晕脚软,不过只是自欺欺人的话而已。

     喘息着又跑了一段路,沈凌霄忽然瞥见脚下半山腰处似有一处茅舍,因被葱茏林木掩隐,不注意看,倒还看不出来。当下大喜,背着寇凌空连滚带跌地下了山崖,向那茅屋冲去。

     “汪汪汪!”一只黄狗冲了出来,向着沈凌霄狂吠,与他凌厉的眼神一接,心下一怯,后退了一步,“呜呜”吠叫。

     “大黄,怎么啦?”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跑出来,穿着补丁累累的红碎花短衣,赤着脚。但见一个血迹斑斑的青年人,背上背着一个满身血污的人,正以肯求的眼光看着自己,心下害怕,退到墙角。大黄忠心护主,忙挡在她身前,大声汪汪。

     “爹爹!快出来!有陌生人!”小女孩尖声叫道。

     “小珍别怕!爹爹来啦!”话音刚落,一个中年黑壮汉子走出来,看样子是个猎户。他见了二人情状,亦是吓了一跳,忙将小珍护在身后。

     沈凌霄擦了擦汗,温言道:“大叔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我们遇上了歹人,我师兄受了伤。我想将师兄暂时放在您这里,等我去引开了歹人,再来接我师兄。”

     “不行!”那猎户连连摆手,“你们快走吧!”

     沈凌霄上前两步,跪下求肯道:“大叔,求您了!”说着,摸出一锭足有四十两重的银子,递向那猎户,“要不,我就将师兄藏在屋后的柴草堆中吧?”

     那猎户见有这么多银子,怔了一怔,却不敢来接,推辞道:“不……别……”

     沈凌霄哪容他再考虑,一把将银子塞在他手中,背着寇凌空绕到屋后的柴草堆旁,掀开一堆干草,将他放在里面,拉住他的手道:“师兄,你先躲在这里!”

     寇凌空点头道:“好!你快走吧!不要再回来了!等养好了伤,我会来找你的!”

     沈凌霄抱起干草将他遮掩好,快步走出,抬手摸了摸那羞怯怯的小女孩的乱发,又取出一块碎银给她,道:“拿去买糖吃吧!”

     说完,又向那猎户拱手道谢。那猎户挥手道:“放心去吧!”

     沈凌霄爬上山崖,将刚才下崖时压倒的长草扶正,往前奔出十余步,想了想不放心,“哧”得撕下一片衣角,挂在身旁的一根尖利的树叉上。

     一口气又跑出里许,到了一处乱石嶙峋的山岗,忽然脚下一绊,仆倒在地。忙爬起身来查看,但见是被一根粗大的裸露树根所绊。

     一棵两人才能合抱的不知名的大树挺立在山岗上,苍翠挺拔,枝繁叶茂。根根粗大的树根裸露在地面上,向四方八面伸展,如群蟒出洞,四散而逃。大树四周是丛丛低矮的灌木、蕨草之类的植物,长在乱石堆中,倒甚茂密。

     沈凌霄奔出几步,听尚无敌人追来的声息,回头望了那树一眼,心念一动,又走回来,喃喃道:“好地方!……逼人太甚!来吧,就在这里搏命!”

     当下去到灌木丛中,用剑砍了十余根小树,将枝条削去,两端削尖,制成三尺余长的尖棍。放了几根在长草丛中,手中抱了几根,走到树下,手足并用,爬上那树,藏身在一段茂密的枝桠中,一手持剑,一手执了几根尖棍,静静地蹲踞着。

     过了约半柱香的功夫,来路隐隐有人语,沈凌霄心下一紧,循声望去,枝叶茂密,看不出去,便顷耳细听。

     但听一个女郎脆生生地道:“邱大哥,你确定这片衣角是他们的?”

     邱陵道:“当然!这片衣角应该是那个年轻点的刮在那树叉上留下的。”

     那女郎呵呵笑道:“狐狸尾巴总算漏出来了!”

     邱陵道:“这两个家伙倒顽强得很,有一人还受了不轻的伤,居然还跑了这么远。”

     一名唐门男弟子道:“有一个伤者,他们跑不了多快的!麻烦的就是这片山容易躲藏,倒难寻得很!……对了,邱大哥,你怎么那么肯定他们在往前跑,不是藏在了哪里?”

     邱陵道:“我只是猜想,既然我们追不上他们,他们当然是选择跑得越远越安全。”

     沈凌霄见邱陵追来,料想师傅已然遇害,心下大震,眼前一黑,差点从树桠上掉了下来。当下忙擦了擦泪,镇定心神,双手紧握武器,指节握得发白。

     “看!那棵树好大呀!”另一名女郎甜甜的声音。

     说话间,一行人已到了距沈凌霄藏身的那棵树丈余外。

     ※※※

     走在前头的邱陵边走边打量周遭形势,提醒道:“这里是个伏击的好地方,大家小心!”

     话音刚落,枝叶颤动,三根尖棍呼啸着当胸扎下。幸好邱陵已手按刀柄暗自警惕,当下早拔刀在手,“喀嚓”声中,将来棍劈断一旁。

     “唰唰”呼啸声中,另三根尖棍距自己胸口已不足二尺,邱陵来不及回刀劈落,本可跃开闪避,但又怕伤着后面的唐门弟子,当下暴喝一声,抬臂沉肘击向棍身,“啪”的一声,尖棍擦着鞋尖掉在地上,将他惊出一身冷汗。

     一道匹练似的剑光自树枝上疾斩而下,眨眼间到了邱陵头顶。

     “当”的一声,邱陵虽被迫退一步,但挥刀如电,挡了一记。正待进步反击,忽然被树根一绊,险些站立不稳。沈凌霄落地后出剑如风,手腕一抖,“唰”得刺向邱陵胸口。

     邱陵反应奇快,千均一发之际居然横身一闪,“噗”的一声,刺在左肩之上,立时鲜血淋漓。

     这几个回合如电光火石,待得那五名唐门弟子反应过来,邱陵已然中剑。

     众唐门弟子惊喝声中,钢镖、飞刀、铁蒺藜纷纷出手。沈凌霄一边闪避后退,一边拨打暗器,纵身一跃,向灌木丛中逃逸。

     劲疾的破空声中,一丛机簧短箭矢飞蝗般向沈凌霄追身罩落。

     沈凌霄闷哼一声,跌入一堆长草丛中。

     “打中了!他中了我的天网弩!”唐紫萱欣喜地叫道。

     邱陵怕失血过多,草草地封了伤口周围几处穴道后,飞身追击沈凌霄,半空中但见他正爬起身来,狞笑道:“哪里逃!”一式霹雳刀法的绝招“乘风破浪”,龙卷风般斩向沈凌霄脖项。

     沈凌霄大惊,奋力挥剑挡了一记,“当”的一声,刀剑相交,长剑被磕飞,沈凌霄被巨力震倒在地。

     邱陵落在他身前,冷酷地笑道:“认命吧!”双手执刀过顶,猛力向他胸口斩落。

     刚刚斩落半尺,长草丛中忽然毒蛇般的钻出一根尖棍,“夺”的一声狠狠地扎进他小腹之内。但见沈凌霄飞快地一滚,脱出刀势所罩的范围。

     邱陵顿觉小腹奇痛,“蓬”的一声,霹雳刀掉落在草丛中。他捂住小腹,圆睁惊奇的双眼垂头看去,但见一根尖棍已深深地插进小腹之中。

     邱陵狂吼一声,拔出尖棍,鲜血狂喷。他面目狰狞,持棍欲扎向沈凌霄,手脚却已不听使唤,软软跪倒,抽搐了几下,一动不动了。

     他怎能甘心?怎能瞑目?纵横江湖二十年,却糊里糊涂地死在一个无名小辈之手。

     一名唐门男弟子紧跟着追来,见邱陵倒下,大吃一惊,惊叫道:“邱大哥……”话未说完,长草丛中矫龙般飞出一道剑光,鲜血迸射中,那弟子的头颅飞出,血淋淋地掉在草丛里。

     “啊!”男女声混合的尖声惊叫,被草丛中伏着的杀人狂魔吓得忙回身藏匿。

     过了一会儿,但听悉悉索索的声音往坡下渐去,唐紫萱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回过神来,颤声道:“是他!他没死,正在往坡下逃。”

     “怎么办?”唐婧心有余悸,六神无主地问。另两名男弟子也没主意,以询问的目光看着唐紫萱。

     “我看清楚了,明明有一箭射中了他小腿的!”唐紫萱肯定地道,“走,我们过去看看邱大哥和唐山。”

     四人小心翼翼地挨过去,但见邱陵仍跪在草丛中不倒,一探他鼻息,却早已气绝。旁边是唐山血淋淋的人头,不远处倒着他的无头的尸身。

     四人抚着唐山的尸体痛哭了一会儿,唐紫萱擦了擦泪,咬牙道:“别哭了!我们去追那凶徒!”

     于是四人起身,沿坡道向下寻去,果见一路上有斑斑点点的鲜血,但到了半山,却又没有了血迹。

     “怎么回事?”唐虹奇怪道。

     “肯定是裹好了伤!他一定就躲在附近!”唐紫萱冷笑道:“不过,箭上有毒,他撑不了多久的!”

     “紫萱妹妹,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唐婧又问。

     唐紫萱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唐虹和唐耀留下来,婧姐,你回去报讯吧!”

     “这……”唐婧迟疑,想着孤身一人回去,怕半路又窜出那杀人狂魔,迟疑不决。

     唐紫萱看出了她的心意,摇头道:“算了,你留下吧!唐虹,你回去报讯。”

     待唐虹走后,三人又在附近四处寻找了一阵子,却总找不到沈凌霄的踪迹。

     “难不成跑远了?”唐耀喃喃自语,望着唐紫萱。

     “你知道的,跑得越快,毒性发作得越快!”唐紫萱冷笑道。

     唐虹一口气跑回去,刚巧在那后山坡道上碰上了返回的沙氏兄弟和唐毅一行,便气喘吁吁地将邱陵和唐山被杀的事说了。

     “什么?”沙老大一把揪住唐虹,“你他妈的开什么玩笑?”

     “是真的!沙大哥,不信我带你去看吧!”唐虹被抓得肩骨欲裂,苦着脸道。

     “老二!我们快走!将那臭贼碎尸万段!”沙老大暴跳如雷,一边招呼发愣的沙老二,一边推着唐虹带路。

     “唐虹,你先带沙大哥、沙二哥去吧!我们回庄去告诉双尊后,随后就来!”唐毅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