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天降大任
    五人中沈凌霄轻功最佳,飞跃过墙头,衔尾追近邱陵,猛力一剑向他后心刺落。邱陵回身挡了一刀,怒喝一声,一连三式霹雳刀法绝招“天打雷劈”、“如雷贯耳”、“雷惊电绕”,雪亮的刀光电闪雷鸣般向沈凌霄卷至。

     沈凌霄生平从未遇见过刀法如此凌厉的对手,劲透双臂,以松风剑法的守招挡了三剑,直震得胸口发紧、手臂麻木。当下咬牙奋起长剑,一边后退,一边连接了邱陵追身的五记快刀。

     凌空、诸勇随后奔至,双尊怪叫一声,一左一右双双回身抢出,双爪如雷轰电闪,袭向二人。凌空惊呼一声,后退一步,长剑颤出三朵剑花,化解了地尊劈胸一爪。诸勇修为稍差,长剑遮挡不及,被天尊一爪直抓入右肩,顿觉撕心裂肺,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

     贞观落地后足尖一点,旗花般飞射向天尊,天尊但觉剑气森寒,不敢硬接,着地一滚,逼开当胸一剑。

     数十名接应的帮众一涌而上,贞观身前幻出道道剑光,几名敌人负伤闷哼。

     贞观大喝道:“回去!”探手将诸勇挟在肋下,挡在四人身前,长剑舞成一团光影,将敌人挡在身前。

     凌空、凌霄、殷天锦、蒋凌修舍了敌人,相继飞跃过墙头。贞观双臂一振,背身跃上墙头,长剑挥舞,“叮”“叮”声中,磕飞了几枚暗器,转眼间跃落回庄内。

     沙老大一挥手,大声叫道:“上!杀进庄内!”

     天尊厉喝道:“慢!回来!”

     冲在前面的沙氏兄弟见没人跟上,一边挥舞双钩磕飞墙头射下来的箭矢,一边退了回来。

     沙老大心有不甘,忿忿地对天尊道:“元大哥,干么不趁机杀进庄内?”

     “敌在暗,我在明,太危险了!等天亮了再说吧!”天尊冷峻地道。

     沙老大悻悻地看向微光下的邱陵,见他向自己摆手示意,不敢再莽撞,恨恨地将双钩插回腰间。

     天尊喃喃自语:“这贞观老儿,着实难以对付!”沉吟了一会儿,问道:“邱兄弟,除了今晚出手的这几名硬手外,庄内还有别的硬手吗?”

     邱陵侧头想了想,道:“硬手么?……倒没什么了。我们先前伤了他们几名硬手!”

     “哦,”天尊点点头,“那样就不足为惧了!”

     “我就担心打草惊蛇后,他们会悄悄撤走!”邱陵强调道。

     “呵呵!”天尊冷笑道:“今晚本尊同那贞观老儿交手时,故意示弱,想来他会认为本尊也不过而而!”

     “元大哥的意思是?”邱陵对天尊的心计暗暗吃惊,狐疑地问。

     “他们不会撤走的!”天尊胸有成竹地道:“堂堂青城掌门,怎会落荒而逃?……况且,贞观老儿也许并未将本尊放在眼里。”

     “还是小心点好!”邱陵还是不放心。

     “邱兄弟,这样吧,你派人四处盯着庄园,防止他们悄悄逃了!”天尊摸了摸鼻子,沉声道。

     “就怕他们有秘道,悄悄地撤走。”邱陵捎了捎头,皱眉道。

     “这……”天尊沉吟,“邱兄弟的意思是,还是要马上攻进去?”

     “那倒不是!……我只是有这个担忧。”邱陵显得很矛盾。

     “哼!跑了又怎么样!”地尊冷哼道,“猫捉老鼠的游戏,不是很好玩么?”

     邱陵看了他一眼,没再接口。

     “这样,”天尊心思缜密,迅速想到了折中的办法,“邱兄弟,你还是安排人四处盯着。同时,我们不时再检验一下,看他们是否已逃走。”

     邱陵喜道:“元大哥这个办法最好!……我们不妨时不时的骚扰一下,看他们迎战的情形,就能判断了!”

     天尊微笑道:“就是这个意思!”

     ※※※

     众人撤回庄内后,见敌人并未追进来,齐皆吁了一口起。

     贞观让凌霄抱着受伤的诸勇赶快去裹伤,站在原地等着朱东范,等他嘱咐好了守卫的武师后,轻声道:“朱兄,请跟我来!”

     突然又来了强敌,朱东范心下慌乱,本就有些六神无主,惟想借助贞观的高强武功,将敌人击退。当下便如抓着救命稻草般地跟着,火急火燎地跟他进了会客厅。

     不等坐下身来,贞观便回身小声问道:“朱兄,庄内可有通到外边的暗道?”

     朱东范怔了一怔,摇头道:“没有……贞观兄,你的意思是,我们撤走?”

     “那倒不是,”贞观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敌人有好几名武功很强的之人,加上又人多势众,我担心……我们应付不了……”

     朱东范惶急道:“这……这可怎么办?”

     “我想让我弟妹他们和你的家眷们先撤走!”贞观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倒是个好办法!”朱东范眉头舒展了一刻,马上又皱起了眉头,“只是,没有秘道……怎么安全地掩护他们撤走呢?”

     “有路通往后山么?”贞观目注朱东范,神情显得有些紧张,生怕他又说出否定的话来似的。

     “那倒有!”朱东范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后院有道小门,通往后山的小径。”

     “太好了!”贞观显得很兴奋,“那条路容易被敌人发现么?”

     朱东范边沉吟边道:“那路么……很少走,后门和小径都被荒草遮掩……白天的话,倒还是能看得出来,但在晚上,就不那么容易被发现了。”

     贞观追问道:“晚上敌人若仔细搜寻,能发现么?”

     “这个……倒不一定!”朱东范歪头想了想:“反正,不费点工夫,是发现不了的!”

     “能在附近找到马匹么?”贞观想得很远,要将一切安排得妥妥贴贴。

     “这个倒没问题!”朱东范肯定道:“糍竹坡段庄主是我的好朋友,可以到他那里借到马!”

     “离这有多远?”贞观追问。

     “大约三里地。内人认得路!”朱东范道,“借了马后,让他们连夜赶往汉州,到我大女婿的‘徐氏米行’那里落脚!”

     “好!”贞观下定了决心,“你去让弟妹收拾一下行李,下半夜走。”

     “为何不马上就走?”朱东范显得很心急。

     “先不要急着走!”贞观理了理长须,“我猜想他们现在正在四处监视……这样,还得辛苦朱兄不时地带人去墙头露露面……”

     朱东范点点头,道:“好。”

     “我也会不时露露面的!”贞观冷笑道,“而且,我们在他们撤走时,还要杀出去!”

     “明白了!贞观兄,真有你的!”朱东范眼睛一亮,“好个掩人耳目,吸引敌人前来的招数!”

     “我准备让天锦和凌霄沿途保护他们,”贞观神情肃然,“我还有些事要去跟凌霄交代一下!”

     “这……我们又少了两名硬手,如何敌得过?”朱东范又担心起来。

     “到时,打不过就撤吧!”贞观黯然道,“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过,我们没有了后顾之忧,撤退起来倒还容易些!”

     贞观快步走回房间,面色阴沉地将长剑放在桌上。

     凌空和凌霄不在房中,大约是看望受伤的兄弟们去了。

     贞观快步走出,搜寻了一下,见宣凌域、尤雄、喻尚文缠着绷带,同凌霄、凌空、殷天锦等聚在一起,陪着才裹好伤不久的诸勇。

     当下快步走进,众人忙站起身来招呼,贞观点点头,走到床前,见诸勇脸色煞白,正闭着眼痛苦地呻吟着,便轻声问道:“怎么样?”

     凌霄低声道:“锁骨抓碎了……”

     诸勇睁开双眼,见是贞观,欲坐起身来。

     贞观一把按住他,沉声道:“别动!”

     诸勇神色凄楚,喃喃道:“废了!……伤口麻痒得很,这爪上有毒!”

     贞观心下叹了一口气,自怀中摸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倒了几颗药喂在诸勇口中,温言道:“吃了这化血解毒丹,不可妄动真气,好好休息!”

     诸勇一边吞下丹药,一边以感激的目光看着贞观,轻轻点了一下头。

     贞观不再理会他,转身对凌霄道:“你跟我来!”

     ※※※

     沈凌霄看师傅的神情,便知道他有话要单独对自己说,忙跟着他回到房中。

     贞观示意凌霄关了房门,二人走到茶几旁坐了下来。

     “刚才与敌人交手,有什么感想?”贞观和颜悦色地问。

     “呃……”凌霄面露惭色,摇头道:“那不惧兵刃的怪人和那名使刀的敌人,武功都太强,弟子不是对手,惭愧得很!……此次随师傅出来,才真正体会到了江湖险恶,卧虎藏龙……就弟子这点本事,若非断虹子前辈和师傅护着,早都不知死过几回了……”

     贞观目注凌霄,正色道:“江湖,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场所!武林中人,一辈子能免于死于刀剑之下,除了要运气特别好以外,最重要还是,要习得过人的本领!”

     凌霄低头咬着嘴唇,看着自己脚尖。

     “也不可灰心丧气!”贞观宽慰道:“同你交手那二人,一个是双怪之一,一个应该是‘霹雳刀’邱陵。他们的武功,本就不在不少开帮立派的帮主之下……就说这邱陵吧,他乃是当年鸿运镖局的局主,以刀法而论,至少已能挤身在前三十名以内。”

     凌霄喃喃道:“怪不得,弟子接他几招都吃力得很,更别说有余力反击了!”

     “一味防守,处处被动,当然难以招架!”贞观目不转睛地盯着凌霄,“须知我青城剑法,乃是以轻灵迅捷见长。这‘迅捷’二字,不仅指出剑而言,更重要的是,同时要配合以迅捷的步伐……这些道理,平日师傅都曾教导过你们,何以一遇强敌,便心慌意乱,忘得一干二净了?……三才步伐、五行步伐、九星步伐,哪一种不是正奇相生、虚实莫测?这些步伐,乃是依据我们道门秘传的河图洛书演成,上应天罡北斗,主宰天地万物生生之道,天底下的万事万物,莫能出其理!日后,只要你用心研习,别说是那霹雳刀法,就是比它再强百倍的武功,又能奈我何?”

     凌霄赧然道:“弟子不才,有负师傅素日教诲之心,惭愧之极!”

     贞观冷哼道:“惭愧?生死相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若打不过敌人,丢的是你自己的性命,又不是为师的!对为师,你有什么好惭愧的?”

     凌霄涨红了脸,呐呐地不知说什么好。

     贞观看他的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心下一软,冷峻的面容逐渐温和:“这些年江湖平静,为师也很少带你们到江湖行走,临敌经验少,倒也情有可原。可你记住了:陡遇强敌,首先得镇定心神,从容应战。武林中人,生死搏杀是最好的训练场!……如今武林中名头响亮的高手,哪一个不是曾在江湖中历尽挫折,九死一生换来的?”

     凌霄抬首看着师傅,正色道:“师傅的教导,弟子永远铭记在心!”

     贞观拍了拍他肩膀,道了声好,站起身来,走到床前,拿起枕畔的包袱,自其中取出一个黑漆漆的方木盒,递给凌霄,道:“拿着!盒里边装的是我青城绝学——《青城秘录》和《御剑神幻功》。这是为师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才抄录下来的。原本是想等到了朝天堡后再给你,让你日后自己研习,没想到……”

     凌霄推却道:“师傅,万万不可!弟子哪有资格研习?”

     “为师的话你也敢不听?我说你有,你就有!”贞观似乎有些生气,强塞在他手中。凌霄只得接过盒子。

     “切不可妄自菲薄!”贞观轻拍他的肩膀,“太和功、松风剑、九星剑、摧心掌、三才、五行、九星步伐都传了你,为师再也没什么可传你的了……为师资质有限,多年来,始终修不成这两门我派的镇门绝技……哎,所以也没法传你!”

     “可是……师傅,没您的指点,就凭我目前的修为,如何能够修炼得成?”凌霄显得不自信起来。

     “你是如今我青城派中最有天赋的弟子!”贞观肯定地道:“修炼这两门绝技,一定要有慧根,需要顿悟……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今而后,日月星辰,山川草木,才是你真正的师傅!”

     一席话说得凌霄有种要被断奶的娃娃的感觉,又是惶恐,又是发呆。

     “人说名师难求,”贞观慨叹,有些激动地道:“其实,想要觅得一个好徒弟,更是难求!凌霄,为师有这个信心:你在我青城派同辈弟子中是最优秀的,那么,假如你是少林、武当或是昆仑弟子,你一样是最优秀的!”

     凌霄见师傅有些激动,不忍拂了他的意,嗫嚅了一下,没有说出话来。

     “打开看看吧!”贞观笑吟吟地道。

     凌霄见那盒子并未上锁,盒盖却关得严丝合缝,掰了两下,居然打不开。

     “按这里!”贞观在盒子侧面一处凸起的插销上按了一下,“咯”的一声,盒盖弹开。

     盒子里放着两本用厚宣纸誊写后装订好的新书。凌霄取出,信手翻了翻,见《青城秘录》大约只有二十来页,《御剑神幻功》也不过六、七十页,但书上图文并茂,果然要花不少工夫才能誊写成,心下甚是感激。

     “先收起来放好,以后再慢慢看吧!”贞观见徒弟一副求知若渴的神情,很感欣慰,笑呵呵地道。

     “这盒子做得真巧妙!”凌霄一边关上盒盖,一边欣赏着盒子,赞叹道。

     “这是为师亲自做的!”贞观显得也有些得意。

     “师傅,您以前做过木匠活吧?”凌霄问道。

     “恩,做过几年。”贞观居然说起了往事,“为师小时侯是一个孤儿,九岁时,就已开始在酒楼里做跑堂的伙计了。记得是十一岁时那年的一个冬日,为师得了重感冒,高烧不退,但那掌柜的却硬逼着我干活。当时我昏昏沉沉,一不小心跌了一跤,将菜都泼在了一位客人身上。那掌柜的心肠歹毒,命一个伙计将我毒打了一顿。”

     “幸好那位客人是普天下最善良的员外,问明了原委,将我带回他家里养好了伤,并托人在成都府帮我找了一位姓黄的木匠师傅,让我学门手艺傍身……十五岁那年,为师随黄师傅上青城山维修上清宫,被你师祖看中了,收为弟子……师傅我学艺晚了,加上又资质平庸,武功上怎么也难于与前辈们比肩,师傅我才真是惭愧呀!”

     “原来师傅少年时那么苦!”凌霄叹息道:“弟子有这么好的条件,却……师傅放心,我一定会用功的!”

     贞观点点头,沉吟了一会儿,缓缓道:“经过这些年的修习,师傅我虽没能修习成功,但多少还是明白了一些我青城绝学的道理。我想先告诉你,你记在心里,以后修习时或可作为参详……”

     “人说我青城派的绝技乃是剑术,其实不然,真正的应该说是内功。我派绝技,乃是以先天至精罡气为体,剑招为用。最难的是第一关,需要真正的参悟透了《青城秘录》,才能修炼成至精罡气,不败金身。此关一破,循序渐进,便不难修成《御剑神幻功》。其实,这《御剑神幻功》,不过只是修成《青城秘录》后,在御剑术方面的应用而已……御剑术含寻龙诀、朝龙诀、缠龙诀、护龙诀、定龙诀,共五诀,修成之后,天下几无抗手!”

     凌霄听得怔怔出神,忽然问道:“师傅,我曾听师祖说过,我们青城派曾出过四位前辈修成了绝技,天下无敌,是真的吗?”

     “倒不能都说是天下无敌,”贞观实事求是地轻摇头,“不过,宋代初年修成的那位‘易心’前辈,却真是当时武林公认的天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