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陷窘境 二
    贪欲趋使之下,不少人都会做出自己平日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来。

     钱颜开本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六年前因得罪了当地的一名乡绅,逼不得已,避祸于太白山。他善于察言观色,处处讨好于陶老虎;同时,他还真有几分理财的本事,将山寨的日常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故此,近年来深得陶老虎的信任,将财务大权也委托与了他掌管。

     他本是个胆小谨慎之人,从来没敢动那吞没公款之心。——哪怕是些许,也从没动过。

     可这一次,情形却不同了。

     “世界末日到了!大当家的、三当家的都死了;看情形,二当家的马上也会沦为刀下之鬼了……‘君子相时而动’。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他躲在黑暗中,看着杀气腾腾的沈凌霄一行,吓得浑身哆嗦;刚溜出几步,忽然想起那批钱财来,心念一动:

     “真真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呀!……可凭自己的身手,怎能逃得掉?……”他又犹豫起来。

     思想斗争了好一会儿,狠狠得一咬牙,“‘富贵险中求’!豁出去了!……只须逃离了这太白山,随便往哪里一躲,如何就那么容易找得到呢?……有了这批钱财,不但是自己这一生享用不尽,连儿孙们都不用愁了……”

     他激动的跑回卧房,慌手慌脚的收拾好了钱财,扛着葛藤箱子出了门。刚回身关好洞门,肩膀之上已被一只手紧紧按住。

     “谁?!……”他吓得魂飞魄散。

     “钱师爷,你这是要干什么?”

     他听出是金大勇的声音,轻吁了一口气,慢慢转过身来,陪笑道:“没什么……突然想回老家一趟……”

     “回老家?……是么?”两只如磷火般闪烁在黑暗中的眼睛紧盯着他肩上扛着的那黑乎乎的箱子,“扛的什么?”

     “嘘——”钱颜开吓得脸色煞白,迅速往四周打量,发现毫无人迹,松了一口气,凑嘴到他耳边轻声道:“银钱。今日得的那些银钱。……跟我一起走吧!我们平分。”

     “……”金大勇面色骤变,瞠目结舌。

     “别犹豫了!再不走,我们都会被他们杀光的!……”

     “……好。我来扛!”金大勇回过神来,很快下定了决心,伸手去抢过箱子来。

     钱颜开怎肯松手?当下死命的拽着箱子。

     “唉,放手!……你力弱,扛着跑不快!……放心吧,我决不会独吞的!”

     “嘻嘻!见者有份!”黑暗中突然窜出一个人来,将二人骇了一大跳。

     金大勇定睛往黑暗中一瞧,自那颗大头立时辨出了对方的身份,轻吁了一口气,笑骂道:“死大头,吓了老子一跳!……快跟我们走,平分!”

     “唉,只剩三成了,真是倒霉呀!……”钱颜开一边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一边紧盯着金大勇肩上扛着的那箱子,心疼不已,一路之上在心里长吁短叹了几万遍……

     一切顺利。

     顺利的出了山洞大厅;顺利的走上了逃亡之路。

     古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就比方说某些遍地流油的人家吧,军事上弱得如绵羊一般,自然会引来恶狼们的窥伺;可明明自己就弱得一塌糊涂,却偏偏要不自量力,“咩咩”的叫上那么几声,企图藉此来吓跑恶狼,保护住自家的油……

     “我饿得快不行了,本只是想吃几口的;可他,不但狠毒的骂我,还威胁说要杀了我……迫于无奈,只好教训一番了……”恶狼一脸无辜。

     没本事的,连自己的东西尚且保不住;更何况,还是抢来的东西?……

     半年之后,人们在冰天雪地的长白山麓,发现了三名浑身血迹斑斑,手筋、脚筋俱被挑断了的人,艰难的往市镇方向爬去。

     “老板,行行好……赏个大饼吃吧!”谁还认得出来,昔日那精神勃勃、健步如飞的金大勇,如今已变得如一滩烂泥。

     “啪”的一声,摊贩老板将一个大饼扔在他眼前的地面上,“赶紧滚开,别挡着老子做生意!”

     “多谢老板!”

     金大勇泪涌双眸,慢慢的爬到街边那两名乞丐的身旁。——一人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另一人也瘦,只是脑袋偏不小,宛似一个大萝卜。——这二人,自然就是钱师爷和袁大头了。

     三人狼吞虎咽的分食了大饼后,便沿着街道缓缓爬走,躲藏于少人路过的幽静之所。

     没有人留意,他们通常都住在哪里;也没有人留意,他们日后的生老病死。

     一年之后,只剩下了两名爬客;又过了年余,仅余一名愈加肮脏瘦弱的乞丐出没了;再过了一个冬,镇上便没有再出现那名乞丐了。

     “应当是死掉了!”直到阳春三月,人们才纷纷想起来,淡淡的说。

     莫愁将夺回的钱财逐一检视,发现尚剩余了近九成,心下大喜;于是便马不停蹄,星夜赶往崆峒山。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却扑了个空——沈凌霄一行早已离开了。——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

     青绿的叶尖挂着的那些露珠,在曙色下愈发晶亮起来;红光刺破拂晓,令下山的那行人在啾啾鸟鸣声中骤然欢畅起来。

     沈凌霄轻控着马,深吸了几口洋溢在山林中的新鲜空气,转头见身旁的殷天锦眉头紧蹙,一副魂不守舍、心事重重的样子。

     “殷师兄,想什么心事呢?”沈凌霄微笑着开玩笑:“……该不是想念莫姑娘了吧?哈哈!”

     “瞎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殷天锦微愠,脸有些红了。

     “别生气。……开个玩笑。”沈凌霄碰了一鼻子灰,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殷师兄是正经人,岂会喜欢那种坏女人?!……哪像你?”身前马背上的方茹回过头来,冷笑道。

     “我……我怎么了?”

     “哼,你自己清楚!”方茹轻嗔薄怒的瞪了他一眼,以指轻轻划了划脸羞他,气哼哼的转过头去。

     “方师妹,你……你认为我喜欢她?冤枉……真是冤枉呀!”沈凌霄无奈的摇头。

     “哼,眉来眼去、打情骂俏的!以为本姑娘看不出来么?!……”方茹右手轻叉腰,半转身瞪着他。

     “没礼貌!”方夫人轻叱女儿,回头向沈凌霄陪笑道:“别介意哈!……”

     “……怎么会呢?”沈凌霄一脸尴尬之色,苦笑道。

     “赶快向你沈师兄赔礼!”方夫人绷着脸,方茹却从她眼神中看出了默许自己放纵的意味。

     “就不!”方茹嘟着红艳艳的小嘴,气鼓鼓的道。

     “唉,不用不用!”沈凌霄忙摆手,解释道:“方师妹,别生气了。我是跟她闹着玩的……怎会喜欢她呢?”

     “闹着玩?”方茹仍不解气,“没良心!花心!……还是若兰姐姐说得对: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凌霄轻咳一声,不敢再惹她,转首看着一只自树干后探出头来好奇张望的松鼠;殷天锦听她突然提起了自己的心上人,再听说了她那番骂男人的话来,蓦然又想起了那张温文娴静的俏脸,一时百感交集,喟然长叹了一口气。

     “殷师兄,我可不是指你呀!”方茹见他脸色难看,忙安慰道:“我们都知道:你对若兰姐姐一往情深,专情得很呐!……就连若兰姐,也时常夸赞,说你是万里挑一的好男儿呢!”

     “若兰姐?谁是若兰姐呀?”沈凌霄忙提问,想借此岔开话题,免得她就自己与莫愁的问题揪着不放。

     “哦,对,你还不知道呢!……就是我们殷师兄的未婚妻呀!”方茹似乎已忘了刚才之事,已然笑靥如花,“他们呀,本是定在下月十六完婚的呢!……哎,看来婚期得推迟了!真可惜呀……”她只顾自己说,却不注意观察殷天锦的脸色,已然更难看了。

     “吁——”殷天锦忽然勒停马,狠狠的跳下马来,快步跨到道旁的一块山石之上,目光空洞的望着那轻柔的缠绕在半山腰的白雾,怔怔发呆。

     “殷师兄,对不起。我……我不该跟你开玩笑的。”沈凌霄下了马,快步走到他身旁,突然发现他眼眶微红,心下愈发不安,解释道:“我不是有意的……”

     “哪会呢?!”殷天锦竭力控制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转身拍了拍他肩膀,勉强笑了笑;却突然感觉控制不住眼眶中的泪水了,忙侧头看着地面的枯枝败叶。

     “那就好!”沈凌霄也拍了拍他肩膀,轻声道:“殷师兄,振作点!”

     “恩。……谢谢你,沈师弟。”殷天锦不着痕迹地轻擦了一下泪眼,一个箭步跨下山石,翻身上了马,提缰朗声道:“走吧!”

     一路之上,一行人再不提“莫愁”和“若兰”这两个名字了;只是一门心思的打听着道路,往崆峒山进发。

     三日之后,进入了平凉境内;大约在未时初刻时分,一座烟笼雾锁、峰峦雄峙的大山终于横亘于众人的视野之中。他们就都知道,那是崆峒山了。

     “缥缥渺渺的,该不会是众神仙所居住的仙山吧!”方茹引着那宛若凝脂般的纤纤玉颈凝目眺望,娇声赞叹。

     “真是个好去处呀!”方义也陡然来了精神,侧头向母亲微笑道:“娘,沈师兄找的这地方,果真是好!……孩儿一定会好好用功,将武功练好!”

     “好。”方夫人爱怜的看着儿子,眼中闪烁着欣慰的光芒。

     沈凌霄的心情,却陡然沉重起来。

     “唉,断虹子掌门仗义援手,却不幸身死;如今,该如何向人家交代呢?……”

     “我们此番前来,人家会欢迎么?……是否会受到冷眼?”

     “……却不知桑姑娘和钟兄回来了没有?……恩,应当早已回了。那倒还好;不然,谁也不认识呢……”

     一想起桑青虹,眼前便浮现出了那张清丽的瓜子脸和那高挑的倩影,一颗心霎时怦怦乱跳。

     “唉,人家喜欢的是东方兄,根本从未看上过我,又何必自寻烦恼呢?……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忘了吧……”

     “……可断虹子掌门曾许诺过,要将她许配给自己。……要不要将此事告诉她呢?……要不要再争取呢?……”

     思及此,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东方震那英挺的身姿,想着自己与他在武功及外貌上的差距,不由得又自惭形秽起来。

     “……不知东方兄和紫石兄的麻烦事处理好了没有?……应当早处理好了吧!……东方兄也应当回昆仑了……”

     他感觉敏锐,联想丰富,突然浮现出了东方震来崆峒提亲,桑青虹红晕双颊,却喜上眉梢的情景来,蓦然胸口一酸。

     “沈师兄,发什么呆呢?”方茹忽然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冲他做了个鬼脸,“又想你的莫姐姐啦?”

     却见他心不在焉的看了自己一眼,也不分辩;忽然狠狠的一挥鞭,纵马窜出。

     他哪里知道,爱情之路上等着他的,并非那桑青虹;而是另有伊人。

     他不知道,那个已为他长眠于冰冷的大地下的姑娘,是带着何其的牵挂、何其的幽怨消逝的……

     他想象不出,那个将为他流血牺牲的女人,是怀着怎样的眷恋、怎样的期许离开的……

     他料想不到,那个将会令他爱恨交缠、刻骨铭心的女郎,是如何的机巧万变,却又……

     ……

     他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里?自己的命运又将如何?……

     (沈凌霄的故事暂行告一段落;接下来是东方震和赵燕豪的故事。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日江湖,再会,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