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 不得已 二
    己方几无损伤,便干净利落得打退了敌人,众锦衣卫甚是兴奋,有说有笑的继续前行。

     惟独缪易真愁眉紧锁,一言不发的控着马,若有所思。

     许锦山善于察言观色,见状轻声问:“大人,我们是不是惹上麻烦了?”

     缪易真侧头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

     “可是担心汝宁府的人会来找我们的麻烦?”

     缪易真轻声道:“恩。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

     “我们毕竟人多,目标大,所以……属下觉得……迟早倒难免还是会暴露的。”

     “可我不想这么早就暴露了。”缪易真轻叹道:“我本计划过了邓州地界,就将我们的人分成数拨而行,等到了洛阳再集结的。如今看来,没这个必要了。哎!”

     “大人,您是担心南宫世家的人会及早防备么?”

     “倒也不是。自发现暗道之时,他们就已开始防备了。”缪易真目光闪动,沉声道:“我有些担心,怕在这一路之上,他们会派人来对我们不利。”

     “他们?您是指汝宁府?还是南宫世家?”

     “都有可能。”

     “哦……看来我们得小心点!”许锦山神情凝重的点头。

     “大人不必担心!”一直沉默不语的那方脸汉子手抚刀柄,冷笑道:“若真如此,保管他们有来无回!”

     缪易真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多谢!届时,少不得有劳贤昆仲的大驾啦!”

     “大人太客气了!不敢!”方脸汉子拱手,脸上泛起一丝笑意。

     “大人,此次行动,不知我们还有多少兄弟参加?”许锦山问。

     “三百多人,正在赶来的路上。”

     “也是到洛阳集结吗?”

     “恩。”缪易真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锦山,我准备改变计划!……速飞鸽传书下去:让他们不要在洛阳集结,在孟州!”

     “孟州?”许锦山惊诧,“为什么?……那不是过了洛阳了吗?”

     缪易真笑了笑,并不回答。

     许锦山不敢再追问,忽然省起来,问道:“对了大人,都有哪些地方的兄弟参加呀?”

     “襄阳邵风、商洛翟大成、晋城詹怀仁、运城酆渊,许昌穆世鹏。”

     “好。属下马上去办。”

     ※※※

     夕阳西下。汝宁府。

     这是一间很大的书房,书架之上藏书累累。

     轻袍缓带的崇王满面怒色,“砰”的一掌拍在紫檀木茶桌上,险些将茶碗震翻。

     “竟有这种事?!……得威,什么时候之事?”

     身旁那名垂手侍立的紫袍汉子忙道:“禀王爷:今日下午。”

     “伤亡如何?”

     “死了三人,伤了一百一十三人。不过倒还好,只有四人重伤。”

     “哦。”崇王点点头,问:“对方有多少人?”

     “大约四十人。”

     崇王目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他们有多大的伤亡?”

     紫袍汉子苦笑道:“没有。”

     “什么?”崇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盯着他的眼睛问:“一个也没有?”

     “一个也没有。”紫袍汉子肯定地道。

     崇王倒抽了一口凉气,眉头紧锁。思忖了好一会儿,忽然怒骂道:“纪建刚这个饭桶!眼睛长屁股上啦!……他妈的,真是白混了这么多年!”

     “王爷,这帮人可真不简单呐!”紫袍汉子小心翼翼的道:“属下怀疑:他们是锦衣卫的人。”

     “哦?”崇王目光闪动,沉声道:“恩……很有可能。……这样,你再去调查调查……”

     华灯初上。汝宁府灯火辉煌,将府邸上空映成一片晕红。

     紫袍汉子快步来到书房,开门见山的道:“禀王爷:查清楚了,果真是锦衣卫的人;领头之人,正是那缪易真。”

     “缪易真?”崇王面色一寒,冷笑道:“哼,你果然来啦!”

     “王爷,您是说:他是冲我们来的?”

     “哼,无凭无据的,量他没那么大的狗胆!……若本王猜得不错,他们是冲南宫世家去的!”

     “是为五里客栈之事么?”

     “不为此事,难道还会为别的么?”崇王喃喃道:“失策!天大的失策!……早就应该毁了那暗道的!”说到这里,忽然咬牙切齿,恨恨道:“朱见深,真真是逼人太甚!……”

     紫袍汉子听他直呼当今圣上的名字,吓得不敢做声。

     崇王慢慢平静下来,沉声道:“得威,赏纪建刚白银两千两。”

     “是。”紫袍汉子虽答应了,可还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毕竟还是有功的嘛!”崇王知道他疑惑什么,解释道:“若非他这样误打误撞的,我们哪能这么早就发现了敌踪呢?”

     “是。”

     “……他妈的!居然敢到本王的地盘上来撒野了!”崇王目中满是怨毒之色,“姓缪的,你这只疯狗!既然非要死咬着本王,本王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以为本王是好欺负的!……哼!本王要你进得来,出不去!……对了,他们住在哪里?”

     紫袍汉子微笑道:“巧呢,正是我们的宾鸿客栈。”

     “哦?是吗?”崇王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是。……王爷,要不要继续盯着他们?”

     “当然要!”崇王想了想道:“这样吧:你不用再亲自去了,派‘护龙山庄’的人去罢。”

     “是。”

     “应寒龙办事稳妥,叫他亲自带队前去!……叮嘱他,切不可暴露了!千万别再像纪建刚那样,打草惊蛇的!”

     “是。”

     “没什么事了,你去吧!”

     “啪!”“啪!”“啪!”

     崇王拍手,屏风后走出三个人来。

     当先一人一身儒服,四十来岁,看样子是个师爷;第二人三十余岁,一袭青衣,中等身材,面容清瘦,脚步却很利落;第三人二十八九,浅蓝衣袍,身形笔挺,神情洒脱,脚步缓慢而沉稳。

     “刘师爷,我想派绍渊去刺杀缪易真,你看妥否?”崇王看着正走近的那儒服师爷,开门见山的问。

     刘师爷沉吟道:“可是可行。……只是,恐怕事后难免会怀疑上咱们……”

     “怕什么!”崇王不以为然的道:“只要做得干净利落,不留痕迹,怀疑又有何用呢?……再说了,此距宾鸿客栈二百余里,这么远的地方出了事,凭什么偏要怀疑上咱们?……”

     “可那毕竟是咱们的客栈呀!”刘师爷谨小慎微,提醒道。

     “这个问题,我们知道,可并不代表别人就知道!”崇王别别嘴,冷笑道:“退一万步说,即便知道了,又能代表什么呢?……全天下都是他朱见深的,难不成无论哪个地方出了事,都是他朱见深派人干的么?”

     “这……”刘师爷还待分辨,却一时语塞。

     “王爷,那缪易真的武功甚是不凡,还是我去吧!”浅蓝衣袍汉子道。

     “吴兄,干嘛跟我争呢?”青衣汉子看了他一眼,不悦的道。

     “这一次,还是绍渊去!”崇王看着浅蓝衣袍汉子,解释道:“你还没到该现身的时候!”

     浅蓝衣袍汉子微露失望之色,青衣汉子则面露喜色。

     崇王上前拉着青衣汉子的手,叮嘱道:“赶到之后,先找应寒龙和宋掌柜协助你。”

     “是。”

     “找准时机,一击致命,切不可拖泥带水!”

     “是。”

     “若一击不中,务必迅速撤离,决不可恋战!”

     “是。”

     ※※※

     深夜时分,缪易真兀自不肯入睡。

     他有晚上喝浓茶的习惯。喝浓茶能提神,所以他现在的精神还很好,正靠在床头聚精会神地看着书。

     一名伙计推开虚掩的房门,轻声道:“客官,您要的洗脚水来了。”

     “放这里吧!”缪易真瞄了他一眼,指了指床前的一处地方,又继续埋首看他的书。

     “是。”那伙计提着木桶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放在他刚才所指的地方。

     桶中的水很热,升腾起一股氤氲的白气。

     一道闪电般的剑光藉着白气的遮掩,无声无息的向缪易真夺胸刺落。

     软剑!好快的一剑!

     待得缪易真惊觉之时,剑尖几已及身。

     “铿”的一声,缪易真居然在间不容发之际,一指弹在剑脊之上。

     “嗡嗡”声中,薄而韧的剑身立时抖成一条千扭百曲的银蛇,擦着缪易真的臂膀刺空。

     那刺客但觉手臂剧震,但他反应很快,一击不中,立时倒纵而出。

     “喀啦”声中,窗棂破裂,那刺客穿出客房,几个起落,已然逃逸至客栈前院。

     “哪里走!”一道雪亮的刀光向他追身劈落。

     “铿!”

     那刺客挥剑封住,身形毫不停留,借反震之力顺势前窜。

     几乎同时,另一道刀光闪电般的拦腰横斩而至。

     那刺客闷哼一声,身形冲天而起,半空中一个斛头,已然翻出围墙之外。

     两名刀客撵着他的背影刚刚跃过墙头,呼啸声中,四柄长枪两两一组,向二人夺腹刺落。

     那两名刀客大喝声中,刀光一闪,四柄长枪俱被斩断。

     四名阻挡者立时弃了断枪,挺兵刃缠住二人。

     刀光翻飞中,惨呼连连,转瞬间,四人俱倒于血泊之中。

     可就这么阻得一阻,已然不见了那刺客的身影。

     那刺客捂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奔马般的奔行于黑沉沉的原野中。

     一个黑黢黢的身影忽然出现于眼前。

     那刺客喉间发出一声惊恐的低吼,猛得一剑向那黑影刺落。

     陡然间,剑身宛似插入了坚石之中,再也进不得丝毫;于是他忙振腕收剑,可又宛如被钢钳夹住了,纹丝不动。

     那刺客心头剧震,立时弃了软剑倒纵而出。

     “是伍兄么?”黑暗中忽然传来了一声询问。

     “你……是谁?”那刺客惊诧不已,捂着腰喘息着问。

     火光骤亮,一名雄壮的青年汉子出现在面前的火光中,食、中二指正夹着一柄闪着寒光的细薄软剑。

     “啊?!……赵兄,怎么是你?”那刺客失声问。

     赵燕豪上前两步,将剑递到他手中,又低头看了看他腰间的伤口,关切地道:“伍兄,你伤得可不轻啊!我身上有金疮药……”

     “不要紧!……谢谢,不必了!”那刺客摆摆手,忽然省起来,冷冷道:“赵兄,你是来抓我的么?”

     赵燕豪叹了一口气,轻声问:“伍兄,你为何要刺杀缪大人呢?”

     那刺客默然不语。

     “伍兄,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告诉我,是谁要你这么做的?”

     那刺客摇摇头,喟然道:“赵兄,别问了。……我跟你回去吧!”

     赵燕豪长叹一声,挥手道:“伍兄,你走吧!”说完,晃灭了火,摇头走入黑暗之中。

     那刺客怔怔得望着他模糊的背影,茫然得站在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