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苟且身 二
    笔直的大道直通向一座雄壮的青石牌坊,高悬的门匾上有三个浮雕大字——楚湘盟。

     牌坊由四根大石柱支撑,石柱上缠绕着四条栩栩如生的雕龙,柱前柱后各蹲踞着一只汉白玉石狮子。

     此时,正有数十人聚集在牌坊前,有的静站,有的翘首远望,似在等待着什么。

     “看!盟主回来了!到‘三折坡’啦!”一名年轻人眼尖,指着远方兴奋的大叫。

     众人齐唰唰地顺着他的指向凝目望去,果见河畔的危崖下有一个黑点正渐近而来;慢慢看清楚了,马上那矫健而熟悉的身影,不是上官雄是谁?

     奔马很快没入了远方的柳林道中,消逝于众人的视线,惟闻“得得”的马蹄之声。

     “怎么回事?……没抓到那小子吗?”

     “不对!我看见马背上好象趴着一个人!”

     “对,我也看见啦!……盟主他老人家亲自出马,还不手到擒来么?”

     ……

     众人窃窃私语。

     翠翠柳条间,人马隐隐绰绰;终于,人马俱穿出朦胧,又清晰的出现于众人的视线之中。

     上官雄身前的马背上果然横趴着一个人,身体随着奔行节奏被动的颠簸着,却不知是死是活。

     大宛马神俊异常,翻飞的四蹄迅若闪电,紧锣密鼓般的敲击在鹅卵石大道上,眨眼间就到了众人面前。

     “吁——”上官雄勒马,闪电骤歇,蹄声戛然而止。

     上官雄一把将身前横趴着的那人提起来,顺手一扔,“啪”的一声,那人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上,烂泥般的一动不动了;“铿铿”声中,两只碧幽幽的钢环几乎同时掉落在他身旁,冷森森的发着寒光。

     “哼!真是何苦?敬酒不吃,偏要吃罚酒!”冷笑声中,上官雄一跃下了马。

     众人忙上前簇拥着他,并有一名帮众牵过缰绳。

     白展鸿早挤到他面前,献殷勤似的陪笑道:“盟主辛苦了!”

     上官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瞪了他身旁的冷经天一眼,重重地冷哼一声,昂首迈步而行。众人忙闪开一条道来;白、冷二人惴惴不安地跟在他身后。

     上官雄走了几步,忽然转过身来,冷笑道:“大活人抓不住,半死不活之人总该能抓住了罢!”

     “是!是!”白展鸿会意,忙回身抱起东方震,冷经天则捡起飞环;二人快步追上,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众人见盟主面色不善,齐皆替他们捏着一把汗;同时又恐迁怒于自己,于是便都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

     “擒拿这小子,肯定费了不少劲!不然,盟主不会那么气恼的!”有人小声道。

     “那是!连白堂主、冷护法、云老三都抓不住,这小子的武功当然很不凡!”

     “哼,任你能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却也逃不出我们盟主的手掌心!”

     ……

     众人唧唧喳喳。上官雄恍似不闻。

     “大小姐怎么样了?”上官雄并不回头,轻声问。

     “早回府了。”白展鸿低声道:“一路之上,大小姐很失落、很伤心。……盟主,要不要告诉大小姐……”

     “不!”上官雄打断他,轻声道:“吩咐下去,这一件事,决不允许告诉大小姐!……时机成熟之时,本盟主会亲自告诉她的。”

     “是。”

     上官雄转过身来,大声道:“将此人关押在狴犴阁,派人日夜看守。没本盟主的许可,谁也不准靠近!”

     众人齐声称“是”。

     上官雄盯了白展鸿一眼,轻声道:“记住我的话!”之后又大声道:“有劳大伙儿啦!我走啦!”

     众人目送着上官雄走远,齐皆舒了一口气。

     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径通往一栋孤伶伶的二层石楼,高崖之下,石楼愈发显得低矮,如一只龟缩着的老龟。一座锈迹斑斑的厚重铁门紧闭,上方悬着一块门匾,上书“狴犴阁”。

     冷经天一努嘴,示意身旁的一名属下开门。

     大门一开,一股霉味顿时涌出,进了房,但见积尘满屋,蛛网遍结,显是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白展鸿将东方震扔在地上,冷笑道:“经脉俱废,老老实实的呆着吧!”

     东方震仰面摔倒,脑袋重重得磕在地板上,当下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愤怒地瞪着白展鸿。

     白展鸿踹了他一脚,骂道:“盟主心善,只是废了你,算是便宜你小子啦!要是老子,早宰了你!”

     东方震“噗”的一口唾沫吐出,力道却很弱,只吐到他腰际又掉落下来,正好落在他靴子之上。

     “臭小子!找死!”白展鸿气得脸色蜡黄,狠狠得猛踹了几脚,却被冷经天拉住了。

     “白大哥,别这样!会打死他的!”

     白展鸿恨恨的收了脚,气呼呼的道:“我们走!”

     众人出了狴犴阁,白展鸿亲自锁了门,将钥匙交给一名办事稳妥的属下,让他带领着五名兄弟日夜看守着。

     ※※※

     两日后的清晨,火红的朝阳挣脱出远山之巅之时,小径的彼端出现了两个身影。

     啁啾的鸟鸣声中,二人沿着古木拱卫的小径慢慢踱步而来。

     “盟主,为何不干脆杀了那小子?”马名山轻摇着破蒲扇,歪首望着上官雄。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杀的好!”上官雄淡淡的道。

     “可……这小子知道的未免多了些!”

     “倒也不算多!……朝廷并没有对付昆仑的计划,还是少树强敌的好!”

     “恩。”马名山颔首,“盟主,难道就这么一直关押着?”

     “不!”上官雄摆手,“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迟早总会传出去的。”

     马名山想了想,轻声问:“盟主,可是要送走么?”

     “对!送回昆仑去!”

     “这……”马名山目光闪动,“虽说这小子已废了,可毕竟没死,又不是哑巴,难道不会告诉他们昆仑,是我们……”

     “哼!”上官雄明白他的意思,摆手打断他,冷冷道:“放心,他没有那个机会的!”

     马名山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恍然笑道:“哦,借刀杀……高!盟主,您这一招真高!”

     上官雄嘿嘿冷笑。

     马名山收起笑容,蹙眉道:“属下还有一层担忧:最终的结果,虽说还是会除了这小子,可……毕竟我们收留过人家。……凭缪大人的手段,难免还是会知道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上官雄微笑道:“真知道了,我会向缪大人解释的。”

     “怎么解释?”

     上官雄眯眼道:“收留之时,我们不是在外征战么?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呀!……回来之后,当我一查出那小子的身份,就立刻送走了!”

     “可……毕竟,我们没有杀他呀!”马名山摊手。

     “嘿嘿,缪大人是聪明人,会明白我的意图的。……马军师,你说是么?”

     “恩,这样也好!”马名山点点头,语气虽有点不大赞同的意味,但却只得无可奈何地服从。

     “今后的事实会证明,本盟主的决定是非常明智的!”上官雄听出了他的意思,双臂抱胸,信心满满地道。

     说话间,二人到得狴犴阁前。六名看守的卫士早迎了上来,恭谨的以帮中礼节见礼。

     “打开!”上官雄吩咐。

     东方震容颜憔悴,无精打采的歪坐在干稻草之上,斜身靠着墙角。

     “吃了几餐?”上官雄看了他一眼,转首问身旁那名领头的属下。

     “禀盟主:这小子死倔,一口也不肯吃!”那属下愤愤地道。

     “哈!有趣!”马名山蹲下身去,盯着他的眼睛冷笑道:“学伯夷、叔齐,‘宁死不食周栗’呀?”

     东方震轻蔑的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去。

     “东方震,你听着:本盟主决定放了你!”上官雄忽然道。

     东方震霍然抬首,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般的神情望着他。

     “你现在就可以走了!”上官雄强调。

     东方震呆呆的望着他好一会儿,冷冷道:“我不走!”

     “不走?”上官雄哈哈大笑,“那日,你不是火烧屁股似的急着要走吗?怎么又不走啦?”

     东方震陡然激动得额上青筋突突,一骨碌爬起身来,红着双眼,双手猛扣向上官雄的脖子。

     “滚开!”上官雄轻轻一挥,动作轻柔得如挥走一只讨厌的蚊子,东方震便仰身跌倒了。

     “上官雄!你杀了我吧!”东方震嘶声叫道。

     “杀你?哈,我们无怨无仇,我干嘛要杀你?”上官雄冷嗤。

     “上官雄!你好狠毒!……狗日的!你不得好死!……”东方震泼口大骂。

     “狗东西!活腻了!”一名属下勃然大怒,“铿”的一声拔出佩刀,作势劈落,却被上官雄制止了。那属下一肚子怒气无可发泄,“咚”的一脚揣在他的小腹之上。

     东方震疼得缩成一团,痉挛了好久方始缓过来,忽然以手蒙着脸呜咽起来,“为什么让我活受罪!……既然废了我,为何不干脆杀了我……”

     “哎,”上官雄无可奈何的叹息,缓缓道:“东方少侠,说句实在话,本盟主本甚爱惜你,所以本不愿伤你的!可你,非要搏命,招招欲置本盟主于死地,怎么反倒怪起本盟主来啦?……你应当明白这个道理:高手之间性命相搏,哪还控制得了那么多?为了自保,本盟主出手难免会失了方寸……”

     “技不如人,我东方震无话可说!”东方震怒瞪着他,厉声道:“上官雄,你救了我的性命,我本甚感激;可是,当我不愿加入你们时,你就废掉我的武功!你……你这种卑鄙的行径,算什么英雄好汉?哪配做一方宗主?……”

     “哼,本盟主是什么样的人,你小子还没资格来评论!”上官雄寒着脸,厉声道:“再问你一次:是立刻滚,还是死?!”

     东方震闭了双眼,泪水滑落腮边,缓缓道:“杀了我罢!”

     上官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忽然出手如风,一连封了他三处要穴;东方震软软仆倒。

     “杀,还是不杀,还轮不到你小子来决定!”上官雄冷嗤,转首吩咐那领头的属下:“去,叫云相杰来!”

     不多时,云相杰跟着那属下匆匆赶来。

     “准备一辆马车,将此人送回昆仑山去!”上官雄指着仆倒在墙角的东方震,“带上几名身手好的兄弟,沿途保护。”

     云相杰神情有点复杂的看了东方震一眼,点头道:“是。”说完,匆匆离开了。

     “马军师,我们走罢。”上官雄转身,昂首出了大门。马名山看了看地上的东方震,摇了摇头,尾随着他出了门。

     “真可惜了!这小子倒真是条汉子!”马名山喃喃自语。

     “谁说不是呢?”上官雄喟叹,“可武功已废,没用啦!”

     上官雄看着云相杰的背影,忽然叫道:“云相杰!”

     云相杰快步折回来,低声问:“盟主,还有什么吩咐?”

     “知道怎么保护那小子么?”

     云相杰一愣,摇头道:“请盟主明示。”

     上官雄飞快地环顾了左右一眼,压低声音道:“半路之上,找机会把他丢掉!”

     “丢掉?”云相杰更是不解,惊诧的望着上官雄。

     上官雄瞟了马名山一眼,微笑不语。

     马名山会意,忙解释道:“盟主的意思是:半路之上,你们要找合适的机会,刻意暴露那小子的身份。”

     “这……”云相杰本想问为什么的,可多年为帮中办要事经验使他老练异常,对于什么事该问,什么事不该问,都清楚得很,所以便忍住了,只是问:“找什么样的机会呢?”

     “最好是暴露给官府。”马名山盯着他的眼睛,轻声道。

     云相杰若有所思,慢慢点头。

     “明白了吗?”马名山怕他并未真正会意,追问着确认。

     “明白了。”云相杰目光闪动,道:“属下计划,我们便在过关之时,找个适当的时机来故意暴露。……军师,如此妥否?”

     “好。”马名山满意的点点头,叮嘱道:“记住:务必要演得逼真!”

     “属下理会得!”云相杰正色道。

     “还有一点:”上官雄插话补充,“千万莫要暴露了你们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