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渡陈仓 一
    “恺兄:

     今缪贼苦苦相逼,情势危急,生死存亡之际,特乞兄主持‘山月云居’大局。

     若缪贼果真寻至,切不可硬拼,巧计周旋为宜。若实不能周全,启动冥门断龙石,引燃炸药,毁之!拜托!拜托!

     弟杏顿首。”

     “铁剑断山”顾恺看完书信,神情愈发凝重起来,沉吟良久,猛得站起身来,摘下墙头的铁剑,大踏步出了书房,来到院中,锐声叫道:“三儿,备马!”

     “诶!”一名身手麻利的青年小厮应声而出,迳奔马厩而去。

     “爹爹,您去哪儿?”一名带着点书卷气的锦袍少年,快步跟了出来。

     “爹有要事!”顾恺转身,摸了摸那少年的头,又拍了拍他肩膀。

     说话间,马已备好。

     顾恺翻身上了马,回望了一眼一肚子疑惑的儿子,微笑道:“允儿,傻愣着做什么?读书去!”

     “是!”顾允规规矩矩的转身。

     顾恺望着儿子的背影,心头蓦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舍之念,嘱咐道:“允儿,照顾好你娘!”

     “是!”顾允转过身来,对于父亲的话,微感诧异。

     “驾!”顾恺掉转马头,足尖轻点马腹,一抖缰绳,纵马出了庄门。

     年轻时的“铁剑断山”顾恺,在武林中亦是响当当的脚色,曾单剑败洛水双雄,孤身挑黄河九鬼,令其三死六伤,一时名震江湖。

     黄河九鬼乃太原双魔的得意弟子,双魔自然会来寻仇,于是双方约定日子,决战于三门峡。顾恺不敌,身受重伤,恰巧被路过的南宫黄杏所救,并赶走了双魔。自此以后,二人成为了好朋友。

     在之后二十余年刀光剑影的江湖生涯中,他们曾六次生死与共,其感情的深厚程度,可想而知,恐怕,只能以“生死之交”来概括之罢。

     只是,顾恺生性淡薄,尤其是到了中年以后,更加厌倦刀头舐血的江湖生活,于是便金盆洗手,归隐山林。

     只有亲历过江湖之人,才能真正明白江湖的凶险;只有未曾上过学之人,才能真正体会目不识丁之苦。顾恺不想让儿子再走自己的老路,所以并不传他武功,只让他专心读书,——至于能不能考取功名,倒在其次,——只是想让他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正如那些目不识丁之人,再也不愿意让孩子如自己这样一般。

     顾家庄到山月云居的距离,不过一百五十来里,顾恺的坐骑很神俊,行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已到达。

     山月云居倚山而建,占地虽颇广,建筑物却很稀少,居中是一座四合院式的大建筑物,余下还有六七处小建筑物,疏疏落落的散布于其间。

     顾恺腾身下了马,牵着坐骑迳往庄门走去。

     山风呼呼,吹得身上的青袍猎猎飞舞,夕阳的余晖自青翠的峰顶泻下,将他那背插的宽大黑剑鞘镀作金色。

     “顾庄主好!”两名家丁模样的汉子迎上去,其中一人接过马缰。

     顾恺“恩”了一声,昂首进了庄,迳往那四合院走去。

     刚进内院,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光头中年壮汉笑呵呵的迎上来,拱手见礼道:“哟!顾庄主!是什么仙风,把您老给吹来啦!稀客!稀客!快请进!快请进!”

     此人名叫鲁宏亮,乃伏牛派的好手,江湖绰号“小鲁达”。

     “鲁老弟好!”顾恺朝他拱拱手,迳往会客厅走去。

     客厅里有七个人。两名雅士正在聚精会神地下围棋,一人姓席名纬,一人姓卜名昌,江湖人称“太行双英”,在武林之中也小有名气。余下五人正在闲谈着,其中有三人姓刘,分别叫做刘渊、刘源、刘泉,乃是三兄弟,江湖人称“濮阳三杰”;余下二人在江湖中没什么名气,一人名叫胜宽,一人名叫咸适。

     正闲谈者一见顾恺走进来,齐皆站起身来,拱手打招呼。

     太行双英闻声愣了愣,一看清楚来者,也忙站起身来见礼。顾恺上前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微笑道:“双英好雅兴呀!不好意思,打搅二位啦!”

     “哪里哪里!顾庄主真是客气!”席、卜二人忙含笑拱手。

     正好是晚饭时分,客厅里已点上了巨烛,火光熊熊,甚是亮堂。众人延请顾恺坐了上首,余者按长幼分定座次,一一向他敬酒。

     顾恺饮了几盅,推辞道:“酒到此为止,谢谢众位的盛情啦!”

     “唉,顾庄主,咱们谁不知道,您老乃是海量,千杯不醉的,怎么能就喝这么一点点呢!”小鲁达一把夺过酒杯,满满的倒了一盅。

     余者也纷纷劝酒,说这是大伙儿对他的敬意,若是不喝,就是看不起他们。

     若在平日,顾恺岂会拒绝,可今有重任在身,当然得压制着肚中的酒虫。

     “有道是:盛情难却!”顾恺端起酒杯,微笑道:“这样吧,顾某借花献佛,就饮了此盅,以敬大伙儿!”

     席纬见他微有忧色,心下起疑,问道:“顾庄主,您老此次驾临,有什么要事么?”

     顾恺摇首道:“没有。……最近老是跟老婆子吵嘴,腻烦透了,想来小住几日。……怎么?不欢迎么?”

     众人都笑了,忙表达那些“不胜欣喜”、“欢迎之至”之类的客套话。

     “真是太好啦!”小鲁达朗朗笑道:“顾庄主,既然您老不急着走的,即便真喝醉了,又有何妨呢?来来来,再饮几盅!”

     “鲁老弟,可别怨老夫不给你面子,真不能喝啦!”顾恺干脆将酒盅倒扣着。

     之后,任他们如何苦劝,顾恺均坚决谢绝。

     席纬的心思很细,见了他的神情,愈发怀疑,轻声问:“顾庄主,您老此次前来,肯定是有事的!都是自己人,为何不肯说呢?”

     顾恺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不错,是有一点事。这样的:听你们庄主说,有一个他的仇家,最近很可能会来此寻仇,欲不利于咱们山月云居。你们庄主很忙,不能亲自前来;老夫呢,闲人一个,整天无所事事。所以,他就托我前来,帮着你们照看照看!”

     “不利于咱们山月云居?”席纬盯着顾恺的眼睛,目中满是疑惑之色。

     “正是!”顾恺逐一环视众人,突然压低语声问:“你们庄主,可曾对你们说过这山月云居的秘密么?”

     众人均茫然摇首,心下诧异。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很好奇的。有好几次,他们曾就此事旁敲侧击地询问过南宫黄杏,可他始终闪烁其词,只是说这山月云居乃是一块宝地,要他们好好看守着,别让闲人随便进来。

     因南宫黄杏对他们都有过恩情,而且给的报酬也颇丰厚;不但如此,这里还配备有几名家丁,专门打理生活、卫生之类的日常事务。所以,他们的生活都闲适得很,基本就没什么事做,平日里除了吃喝玩乐,还是吃喝玩乐。

     顾恺沉吟着,似在权衡,要不要告诉他们;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沉声道:“唉,既然都是自己人,就告诉你们了罢!——也不管日后你们庄主会不会怨老夫啦!——只是,你们都要切记:千万不可告诉别人,即便是你们最亲近之人!——”说到这里,突然将语声压得很低,神秘兮兮的道:“告诉你们罢:这山月云居,乃是南宫家的龙脉之所在!”

     众人愣了半晌,皆哗然动容。

     “原来是这样!”小鲁达不迭摇首,“怪不得!怪不得!我总算是明白啦!”

     “说实话,我本也是这么猜测的!”席纬微笑着摇头,喃喃道:“庄主虽不肯说,可我看他那神态,早就明白啦!”

     “……你们都是他最信得过的兄弟,所以,他才肯把这么重大而艰巨的任务托付给你们!”

     一席话,直听得众人皆眉花眼笑,自豪不已。

     “这一次可能会来的,乃是你们庄主早年所结的仇雠,那贼子伙同了不少人,准备来报当年的一箭之仇。他们呐,心肠歹毒着呢!……据你们庄主估计:一则,他们肯定会到南宫山庄去寻仇的,所以,你们庄主必须镇守在山庄;二则,他们很可能会来咱们山月云居,挖断这里的龙脉,从而令南宫家断子绝孙!……”

     “太狠毒啦!”

     “他奶奶的!真是可恨!”

     “妈的!若这群乌龟王八蛋真要敢来,老子定将他们大卸八块!”

     ……

     众人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样子。

     顾恺待众人表达完了愤慨和忠心之后,缓缓道:“所以,这些日子我们都要小心翼翼,随时注意警戒,坚决不让敌人的阴谋得逞!如此,方不负你们庄主所托呀!”

     “顾庄主说得极是!”小鲁达第一个附和,大声道:“兄弟们,听顾庄主的,酒,咱都不喝啦!”

     于是,家丁们来撤了酒。

     众人饭毕,均公推由顾恺来调度。顾恺也不客气,将众人分成两拨,上、下半夜轮流值夜。

     ※※※

     午夜时分,山风呼啸,院中桐叶飒飒,如夜雨潇潇。整个山月云居,充满着阴森而悲凉的气氛。

     “咻”的一声轻响划空而来,“啪”的一声打在梧桐树之上。

     “谁?”太行双英双双抢出,一持流星铛,一持双刀。

     冷哼声中,两条人影大鸟般的掠过墙头,飘落在一株梧桐树下。

     太行双英藉着灯笼的微光打量,但见来者一人身形健硕,身背斩-马刀;另一人手持一对日月轮,甚是高大,肩膀微耸,形体有点象只瘦猩猩。

     这二人,自然就是酆渊和穆世鹏了。

     “呔!何方鼠辈,竟敢擅闯私人宅院!报上名来!”卜昌一看二人的架势,便知道是高手,心下本有些怯意,可他不怂,乾指怒喝道。

     酆、穆二人俱不答话。穆世鹏阴阴一笑,身形陡然前欺,白亮的圆影一闪,左手日轮劈向他前胸。

     卜昌没料到他说动手就动手,而且身手这么迅捷,吃了一惊,忙挺双刀架住。“铿”的一声,火星四溅,直震得他双臂发麻。

     穆世鹏不等他缓过一口气,凄迷的寒月一划,右手月轮直切向他咽喉。

     卜昌的武功本就与穆世鹏差距不小,加之也没见过这种奇门兵器,如何能是对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月轮呼啸而来,根本闪避不开。

     好在太行双英乃是两个人,间不容发之际,斜刺里飞过一柄流星铛,“当”的一声封住月轮。

     卜昌但觉迸溅的火花射得自己几乎睁不开眼来,忙奋力倒纵而出,背心早惊出一身冷汗,浑身寒毛倒竖。

     穆世鹏冷笑一声,双轮纵横盘旋,劈、切、贯、盖、掖,狂风骤雨般的猛攻向席纬。席纬奋力挡了几招,渐渐遮挡不住,顿时险象环生。

     卜昌见状,忙挺双刀助阵,二人双战穆世鹏。饶是如此,也战之不过,被迫得不住后退。

     顾恺等人闻声而出,见状大惊。

     顾恺一跃而出,半空中“锵”的一声拔出铁剑,“忽”的一剑劈向穆世鹏。酆渊挺身而上,挥斩-马刀架住。

     “铿!”火星爆溅,刺耳的金铁交鸣声令人心脏悸动。

     酆渊本自负膂力惊人,可也被震得手臂酸麻,不禁心下骇然。铁剑断山得势不饶人,觑准破绽,拦腰一剑横斩。

     酆渊见这一剑又猛又快,架挡不及,忙滚身斜窜而出,虽是险险躲过了,可也狼狈之极。顾恺断喝一声,纵身而起,身形如流星赶月,猛的一剑斩向他脖项。

     眼看着酆渊已躲不过这雷霆万钧的一剑了,斜刺里一柄马刀飞出,“当”的一声,正好封住来剑。酆渊舒了一口气,知道是张传浩到了。

     纷乱的衣袂声中,数十条人影掠过墙头,落至庭院之中。

     酆渊、张传浩双战顾恺,顾恺渐渐抵挡不住,节节后退。濮阳三杰等六人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敌人,而且个个身手不凡,惊惧交集,忙挺兵刃加入战团。锦衣卫丛中立刻抢出十几个人,将之敌住。

     山庄的那几名家丁均不会武功,忙躲在黑暗的院角墙根下,吓得瑟瑟发抖。

     不多时,胜宽、咸适二人均已挂彩失去战斗力,被封了穴道,扔到一旁。

     濮阳三杰和小鲁达被团团围住,左冲右突,奋力劈杀。无奈双方的实力过于悬殊,没几合,小鲁达被一脚踢翻在地,几乎同时,几柄雪亮的兵刃已指住他胸口。

     “狗贼!臭强盗!有种就杀了老子呀!”小鲁达生性勇悍,加之料想不能幸免,索性痛骂激怒敌人,好给自己来个痛快的。

     许锦山铁扇挥出,“蓬”的一声撞在他的“鸠尾穴”上,小鲁达顿时瘫软在地。濮阳三杰当然也支持不了多久,纷纷被擒。

     耿云见穆世鹏以一敌二,挥刀上前相助。穆世鹏怒喝道:“滚开!”耿云讨了个没趣,讪讪得退到一旁。

     穆世鹏断喝连连,愈战愈猛,月轮忽然切出,生生将卜昌的头颅切落,颈中鲜血若喷泉激射。

     “二弟!”席纬悲声大叫,赤红着双目扑向穆世鹏。穆世鹏日轮一贯,封住流星铛,月轮一切,欲故技重施,将之头颅切下。

     “不可!”缪易真忽然抢近,右手一探,已然抓住了月轮,凄迷的寒光刹时凝固。

     “世鹏,留他性命罢!”缪易真看着穆世鹏,微笑道。

     席纬狂吼一声,流星铛蓦然反转,“噗”的一声刺入自己胸口之中,脚下一软,斜扑在卜昌的无头尸身之上。

     “真是一条好汉!”缪易真赞叹,摇头道:“可惜,可惜啦!”

     穆世鹏看着二人的尸身冷笑一声,摸出一块雪白的手巾,仔仔细细地将轮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后,一把扔在地上。

     顾恺以一敌二,本就落于下风,又见己方一败涂地,心下早已乱了方寸。酣战中,张传浩看准破绽,一刀削中他的右腿,顾恺痛叫一声,跌倒在地。

     酆渊跟进,一刀架住他的脖子,笑道:“老英雄,束手就擒吧!”

     适才的一番恶战,顾恺竟能独抗两大高手,所以对于他的武功,酆渊是很佩服的,口气也客气起来。

     顾恺重重得叹了一口气,“锵啷”一声扔了铁剑。张传浩出指如风,一连封了他“肩井”、“命门”、“章门”等数处要穴。铁剑断山顿时委顿在地。

     黑黝黝的大铁剑无力地躺在他的身畔,似在呜咽。

     (就要远行,因工作地既无电脑,又无网络,暂时不能更新了。等以后回来再继续吧!谢谢读者朋友们的支持,我会坚持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