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生死间
    那名叫做刘云的双修教弟子见了这里的惨状,快步走过来拍了拍唐毅的肩膀,安慰道:“唐二哥,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滚!”唐毅双目赤红,回头怒瞪着他:“滚远点!”

     刘云骇得倒退了一大步,嗫嚅着想再说点什么,终于没能说出来,讪讪地转身走开了。

     又痛哭了一阵子后,唐毅总算缓过神来,横抱起唐紫萱的尸身,带领着那两名兄弟慢慢地往回走。

     “唐兄弟,请等一等!”正在崖下搜寻的地尊闻讯,带领着那几名属下匆匆追上来,“你们这是要去哪里?……不追那兔崽子啦?”

     唐毅缓缓转过身来,木然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复行。

     “喂,怎么说走就走呀?”地尊飞步上前抓住他的胳膊。

     “放手,别拉着我!”唐毅回头瞪了他一眼,生气地嚷道。

     “哎,唐姑娘死得真是太惨了!”地尊松了手,看了看他怀中的唐紫萱,咬牙切齿道:“又是被那小贼害死的吧?……唐兄弟,可看清那狗日的逃往哪边去了吗?”

     唐毅迟疑了一下,喟然道:“没看清。”说完,转过身去又欲离开。

     “嗨嗨嗨,唐兄弟,怎能不报仇就走呢?”地尊一急,忙又抓住他的胳膊:“男子汉大丈夫,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走,跟本尊一起去,将那小贼找出来,碎尸万段!”

     唐毅闻言腰背一僵,猛地顿住身形,胸中仇恨的火焰蓦然燃烧起来,他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妹的尸身后,又抬头望了望漫空的雨丝,目中怒火渐熄,喟然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甩臂挣脱了地尊,迈步便走。

     “你不能走!”地尊见他还是要走,心里一急,便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他知道,唐毅的头脑比自己灵活,追踪的本事也比自己大,若是没有他的帮助,想要搜索出沈凌霄来,难度太大了。

     “拿开你的臭爪子!”唐毅吃痛,竭力挣扎了一下,这一次却挣之不脱,便回身怒气冲冲地瞪着他。

     “妈的,竟敢骂老子!活得不耐烦了?!”地尊见他非但不给面子,还一再顶撞自己,嗔念顿起,手上反而加劲。

     唐毅倒是块硬骨头,虽顿觉肩胛骨欲裂,却还是咬牙坚持着哼也不哼一声。

     那两名唐门弟子忙上前帮忙,试图拉开地尊的手,却被他振臂甩到一边。

     “帮我抱住小妹!”唐毅冷汗涔涔,语声有些发颤。

     一名唐门弟子忙上前抱过唐紫萱的尸身。

     唐毅右臂一曲,以袖口对着地尊的胸口,冷冷道:“再不放手,看是你死,还是我亡?”

     如今的唐门财力微薄,而“饮恨吞声筒”又制造不易,所以整个唐门仅有三只这种暗器,而唐毅则有幸分到了一只。因这筒内只有七十二枚银针,每发一次就要耗去二十四枚,总共只能发射三次。所以这一路之上,他一直将之笼在袖中,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轻易使用。

     地尊头脑不大灵活,又天生吃软不吃硬,况且,他还并不知道他袖中藏有这种暗器,也没亲见过它那奇大的威力,所以并不害怕,于是便伸手轻拍了拍他那微冒冷汗的脸颊,眦牙狞笑道:“怎么?想吓唬本尊呀?他妈的,跟本尊耍横,你小子还嫩了点!”

     “是吗?”唐毅目中杀机一闪,“我倒想试试!”

     “哼,本尊要你明白,得罪了本尊的下场是什么!”地尊怒气更盛,劲透右爪,便欲抓碎他的肩胛骨。

     旁观的刘云比较机警,见唐毅虽然受制,但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虽不知他的暗器究竟有多厉害,但想他既为众唐门弟子的头儿,自有过人之处,所以一见他目中杀气大盛,便断道喝:“慢!”

     一触即发的地尊和唐毅陡然被喝声打断,均暂缓了手,扭头瞪视看着他。

     刘云干咳一声,有些紧张地吞了口唾沫,赔笑道:“教主,唐二哥,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何必伤了和气?”

     地尊冷哼道:“自己人?你小子没见他刚才对本尊的态度么?”

     刘云总感觉两虎相争,吃亏的一方会是地尊,便硬着头皮强笑道:“这……可教主,是您先动手的呀!”

     地尊一把将唐毅推开,气呼呼地冲过去,一脚将刘云踢倒在地,骂道:“吃里爬外的狗东西!本尊平日是怎么疼你的?气煞我也!”他哪知道,若非刘云及时的阻止,如今的自己已然到了鬼门关。

     唐毅看了一眼跌倒在地的刘云,迟疑了一下,杀气渐消,移开了隔着衣服按在机簧上的手指。

     “住手!”一个虽不是很大,但很威严的声音自十数丈外传来。

     地尊闻言一怔,忙缩回又欲踢出的一脚,转身赔笑道:“大哥,你来啦!”

     左肩上缠着绷带的天尊神情肃然,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四名照顾他的弟子。

     “怎么回事?不是去追那小子吗?干么打起刘云来了?”天尊寒着脸盯着地尊。

     “呃……是这样的,”地尊有些发虚,“唐毅这小子对我不敬,我本想教训教训他……可刘云这家伙,却帮着他说话,真是气死我了!”

     “简直是胡闹!”天尊怒瞪着他,“不赶快去追踪那小子,却在这里窝里斗起来了!”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唐毅一眼,像是刚发现他身旁的那名唐门弟子所抱的尸身,两步抢过去看了看,惊声问:“这……这是怎么回事?唐姑娘……也被那小贼暗算了吗?……哎,真是可怜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作伪,眼眶竟也有些发红。

     唐毅脸色发白,垂首低声啜泣道:“是被我打死的!我本是打那小贼的,却……却误杀了小妹,呜呜……”

     “误杀?……怎么会这样?”天尊狐疑地盯着他的侧脸,“那小贼逃往哪里去了?”

     地尊接口道:“我们在这一带到处都找遍了,却没有发现那小贼的踪影……真他妈的奇怪!我见唐毅兄弟他们没有跟来,便回来找他们协助,哪知,却见唐姑娘被打死了,可唐毅兄弟他们却要走……”

     “哦?要走?”天尊打断地尊,一瞬不瞬地盯着已抬起头的唐毅的眼睛,“唐兄弟,你们为什么要走?那小贼逃往哪个方向了?”

     唐毅目光一盛,迎着他那怀疑的目光冷冷道:“元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怀疑我放走了那小贼吗?”

     “不敢不敢!”天尊绽出一丝笑容,可唐毅仍感觉他那目光阴冷得渗骨,“我的意思是说,刚才你们并不是要走,而是准备去追踪那小贼的吧?”

     “臧大哥的话没有错!”唐毅冷笑了一下,“我们的确是要走!”

     “真要走?!”天尊一副很讶异的样子,“唐兄弟,能告诉我原因么?……若是因为我兄弟的无礼,我代他向你赔罪。”

     “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要走的。”唐毅见他客气,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口气也软和了下来。

     “你……”天尊突然提高了语音,怒容满面地看着他,“唐姑娘死了,而且就是那小贼害死的!你们不去找到他报仇雪恨,却要走!究竟是什么意思?告诉我!”

     唐毅也陡然激动起来,激声道:“你是我们的什么人?凭什么指派我们?我们想干什么,关你屁事!”

     地尊勃然大怒,顿足就要扑上,却被天尊摆手制止住了。他圆瞪着双眼逼视着唐毅,脸上却泛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们已经死了这么多兄弟,难道还不够么?”唐毅终于在同他的目光交战中败下阵来,口气却不肯软下来,“难道非要我们全部都死掉,你们才肯甘心么?”

     “你要搞清楚:是我们帮助你们,不是你们帮助我们!”天尊理直气壮地吼道:“我们也死伤了这么多兄弟,我可有过怨言吗?”

     唐毅自知理亏,垂头默然不语。

     “唐兄弟,”天尊口气软了下来,“你我都是江湖人,也都明白这个道理:在江湖上混,死伤的代价是难免的……如今,我们很快就能击杀了那小贼,并擒获方类聚的老婆他们,夺回那一大笔财宝,岂可功亏一篑?”

     唐毅似乎有些心动,却不由得又看了看唐紫萱的尸身,缓缓摇了摇头,低声道:“元大哥,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可我还是不想继续追击下去了。要去,你们自己去吧!诺,那小贼往那边逃去了。”说完,指了指先前沈凌霄逃逸的方向。

     “你……”天尊未料到他还是不肯听自己苦口婆心的劝阻,勃然变色道:“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种行为,是私纵贼人!若是被上官盟主知晓了,你是知道后果的!”

     “哈哈哈,身为唐门弟子,岂是被吓大的?将不将今日之事上奏上官盟主,悉听尊便!”唐毅铁青着脸,向那两名神情紧张的兄弟一挥手,“我们走!”

     又侧头盯了天地双尊一眼,一字一字地道:“今日谁若敢拦阻我们,休怪唐某无情!”

     地尊气得哇哇大叫,狂吼一声就要扑上去,却被天尊一把拉住了,神情凝重地朝他摇了摇头。

     地尊双目喷火,目送着三人渐行渐远,气鼓鼓地道:“师哥,你干么拉着我!这么嚣张的小子,干么不废了他?”

     “你没见他那副昂然不惧的神情么?你敢说有把握?”天尊摇头轻叹:“我是没那把握。”

     地尊犹自不服,大声嚷嚷道:“大哥,你是太小心了!那小子,能有多大能耐?!”

     “即便我们真能废了他,”天尊眯眼道:“可是,那唐门,我们真惹得起么?”

     “哼,一个小小的唐门,有什么了不起的!”地尊一副不屑的样子。

     “你居然敢轻视他们?”天尊瞪着他,肃然道:“他们是群什么样的人?如狼,如凶残的狼,记恨千年的呀!你说,这种人,我们能去惹么?”

     地尊心下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别着嘴默然不语。

     天尊叹了一口气,悠悠地道:“你还别说,这小子的脾气,我真很喜欢!哎,本尊怎么就寻觅不到这种弟子呢?”

     ※※※

     沈凌霄以死蛇惊走地尊后,松了一口气,但怕地尊一行仍在附近搜寻自己,所以并不敢马上离开,只是静坐着调息。

     他心性本就沉稳,经过这些日的生死大险后,更是小心谨慎,决不敢再犯一丝错误。

     他知道,凭自己的武功,是根本无法和天地双尊抗衡的,更不用说,还有那几名身怀霸道暗器的唐门弟子了。

     他不知道,唐毅等已走,唐紫萱已死。若他知道唐紫萱已然为他而死,不知道会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果然,约莫一炷香工夫后,天地双尊带领着属下又搜寻到崖下来了。

     “师哥,到处都找遍了,还是没那小贼的踪影,我看,那小贼早溜走了。”地尊沮丧道。

     “恩,很可能。”天尊沉吟道:“我们本可循着足迹找到他的,可如今,到处都是你们的凌乱足迹,根本无法辩出他的足迹来。哎,我真应该早点来的!”

     “师哥,都是我的错,不应该无头苍蝇似的乱窜……”地尊羞惭地低声道。

     “算了,我理解你的心情。”天尊摆手打断他,“不用找了,那小贼早已跑了。”

     “师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地尊见天尊并不责怪,吁了一口气。

     “哼,他们不是去崆峒山么?”天尊冷笑道:“知道了目的地,还不好办么?当然是追下去!走,我们回庙取马去!”

     沈凌霄听了天尊的话,心头剧震,他料想,他们多半是从徐良善那里得到这消息的。

     “看来,他们果真找到徐氏米行去了,”沈凌霄心情紊乱,“但愿他们都没有受到伤害才好!……不知淑贞和瑞儿他们怎么样了……不过,这伙贼子并不认识他们母子,当然也不知道他们跟朱庄主的关系,倒还不必太过担心……哎,孤儿寡母的,又寄人篱下,真是可怜呀……只是,那徐家人多口杂,就怕他们受到了威胁,会供出他们母子来,那可就麻烦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一阵子后,心情渐渐宁定下来,自言自语道:“哎,干着急又有什么用呢?死生有命,各人的造化!管不了那么多了,得尽快赶到广元州,会合了婶婶他们,再作打算!”

     心念已定,便仔细聆听着外面的动静。洞外除了蚕啮桑叶似的雨声外,再无一丝人声,料想敌人已经去得远了。

     他缓缓移身至洞口,自洞壁上抓下一块泥团来,轻轻扔到崖下,侧耳静听了片刻,想了想还不死心,又抓了块泥团扬手甩向崖上,又倾耳细听着。

     确定无异常后,沈凌霄拔开葛藤,轻轻跃落到崖下,一边游目四顾,一边躲躲藏藏地往破庙方向走去。

     “踢踏踏”马踏泥水声中,十来骑人马奔行在大道上。

     “是他们!”沈凌霄心下一紧,忙俯身趴在山道旁的蕨草丛中,顺着草间缝隙望去,果见领头的是天地双尊,身后跟着七名敌人,看服饰是双修教的弟子。

     “怎不见唐门的那几人呢?”沈凌霄心下奇怪,“莫不是唐姑娘伤得很重?他们仍还留在破庙中照顾她么?……不管怎么样,得先回去伺机取回马,才有机会赶到双怪他们前面!”

     令他意外的是,到得庙中,非但没见到唐紫萱他们,连自己的那匹马也已不知所踪了。当下也无暇多想,转身就往广元州方向飞奔,一口气跑了半个多时辰,累得大汗淋漓。

     他见天色渐晚,心急如焚,“没有坐骑,如何追得上敌人?……不行,得尽快弄匹马。”

     他记得前头数里外有一个市镇,但却不知道是否还有马卖,于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大步流星地往前赶去。

     到了镇上,天已擦黑,哪还能买到马?沈凌霄心情很是沮丧,腹中又饥饿不堪,便索性到一家饭馆饱餐了一顿。

     刚刚走出那饭馆,一骑飞驰而来,差一点就撞在他身上。“希律律”马嘶声中,马上乘客勒住马缰,险些掉下马来。

     “滚……滚你奶奶的,找……找死呀!”结结巴巴的怒骂声中,一记马鞭结结实实地抽在他面颊之上,热辣辣的好不疼痛。

     沈凌霄退了一大步,抬首看去,但见马上乘客是一名胖墩墩的地方官员模样之人,正乜斜着醉眼瞪视着他,便强压住心中的怒气,抚着被抽的面颊默默地往前赶路。

     “喂……喂喂,想跑……没门!给……给本官……跪下……赔礼道歉……”那官员兀自不肯干休,掉转马头追了上来,扬着马鞭又欲抽下。

     沈凌霄本就一肚子火气,蓦的转身跃起,一把将他拖下马来,“啪啪”给了他两个耳光。

     “反了……真是反了,竟敢……殴打……本……本里长!”

     “打得就是你!”沈凌霄恶性大发,“砰”的一拳将他打翻在地,又一脚将他踢得滚到房檐下。那官员哼哼唧唧的想爬起身来,却力有未逮,抚着被打的脸颊痛苦呻吟着。

     沈凌霄一跃上了马背,在十余名镇民的惊诧注视下,行若无事地出了小镇。

     夜雨渐渐停了,微明的夜色下,单调而迅捷的马蹄声敲击着宁静的四野。

     他夺得的这匹官马甚是壮健,痛快淋漓地奔行了大半个时辰后,竟无一丝疲态。

     他心情稍畅,快马加鞭而行,将要驰至一处茅屋畔时,忽听那边传来了几声马嘶之声。

     “什么人?”一声惊奇的询问声中,火光陡然一亮,几个人自房檐下的干草丛中快速站了起来,齐刷刷地眯眼凝望着他,突然有人惊叫道:“就是他!”

     沈凌霄大吃一惊,惊鸿一瞥,赫见正是双修教那一伙人。他本以为,他们会连夜追赶的,却不知道因为天尊支持不住,只好在此处暂行休息一段时间。

     “冲过去!”沈凌霄一瞬间就打定了主意,猛地一抽马臀。

     “哧”的一声,一个尖锐的物事向他疾射而来,沈凌霄忙拔剑在手,“铿”的一声将来物击飞,感觉那是枚钢钉类的东西。

     一道黑影迅捷地窜了过来,向马背上的沈凌霄直撞而来。沈凌霄见他来势猛恶,顺手一剑向他猛力劈落,来人探手一抓,将长剑抓个正着。

     “下来吧!”伴随着地尊的断喝,沈凌霄陡觉剑身彼端传来一道大力,身不由己地被拉落马下。

     他尚不及站稳,陡觉劲风扑面而来,忙横滑闪开,却已闪避不及,肩头一痛,已被尖利的爪子抓中了肩头。

     几名双修教弟子手执火把冲了过来,晃动的火光下的兵刃泛着道道寒光。

     沈凌霄闷哼一声,发力抽扯长剑,却夺之不动,忙弃了长剑倒纵而出。地尊如形附影,冲前一跃将他按倒在地。

     沈凌霄在倒地的瞬间,奋起毕生功力,“砰”的一拳擂在地尊的左肋之上。“喀啦”一声,地尊听到了自己肋骨的断裂之声。

     但地尊凶悍异常,根本不顾椎心的疼痛,一爪迅捷地扣在沈凌霄咽喉之上,只须凝力一抓,沈凌霄就会咽喉断裂。

     沈凌霄顿觉气息一窒,根本来不及任何思维,狂乱地以脚蹬着地奋力摇摆挣扎,却哪能将地尊锨翻?于是接连几拳猛力侧击在他双肋之上,但因他受制于地,发力不够充分,没能再次击断他的肋骨,只能将他疼得脸肌抽搐,咧着嘴聚不起那足以抓断咽喉的力道。

     那几名双修教弟子见二人纠缠在一起,因怕误伤了地尊,持着兵刃不敢砍下,着急得绕着二人转动着的身形团团乱转。

     地尊紧咬牙关喘息着缓过一口气来,目中蓦然凶光暴长,他终于聚起了力道,凝力于爪。